By | 2023年7月1日

1941年6月22日,在苏联名将巴甫洛夫大将的努力下,一鼓作气的葬送了苏联西部军区也葬送了西方面军,德国人在一周之内就占领了明斯克,击溃了几乎整个白俄罗斯地区的苏军,但苏联第十集团军却成功从比亚韦斯托克突围又突破了德军的明斯克包围圈,与铁木辛哥元帅的援军汇合。

1941年6月22日,法西斯德国发动了巴巴罗萨行动,德国陆军在航空兵的掩护之下,以摧枯拉朽之势击溃了苏联的西部防线,一时间苏联西部防线的前沿机场,城镇,交通枢纽,发电厂,电话站和重要的战略设施全部被德国纳粹摧毁。

6月22日晚,斯大林将他的老朋友,昔日的炮兵英雄,苏联元帅——库里克送去了白俄罗斯搞清楚西方面军和巴甫洛夫的处境。库里克元帅的座机于6月23日晚些时候飞抵比亚韦斯托克东部空域,很快苏军飞行员发现了两架德军战机向自己靠近,所以他只能选择迫降,幸亏这里尚在苏联第10集团军的控制下,不然库里克就要成为第一个被俘的苏联元帅了。

此时西方面军的局势远比库里克元帅想象中的要糟糕,这位老元帅在当地居民的帮助下成功避开了德军的搜索并找到了一些溃散的苏军士兵。当一名领章上有着炮兵标识的上校被押进第十集团军司令部时,集团军司令博列别夫一脸狐疑的看着这名陌生人,如果不是对方宣称要他立刻去救援库里克元帅,这位老练的将军早就拔枪击毙这个陌生的家伙了。

库里克的副官布罗丁上校带着博列别夫将军找到元帅时,这位元帅正戴着一顶坦克帽坐在一辆T-34坦克上指挥战斗。博列别夫少将向库里克元帅汇报了他所知的战况:“尽管第十集团军还在和德军作战,但德军已经攻破了哥罗德诺,巴甫洛夫大将的两次反击都失败了,正如元帅所见,德军已经在我们背后了。”库里克回答道:“我实在无法想象局势竟然如此糟糕,西方面军原本是苏军最好的部队,可我们现在就像身处法国一样。”

事实上第十集团军是少数没有全体休假的部队,因为哨兵发现了德军的异常,所以集团军在22日当天就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博列别夫少将还设法加强了比亚韦斯托克东部交通枢纽的防御力量,避免被德军切断退路。但局势并不乐观,集团军司令部已经和驻守米利凯蒂的第113步兵师失去了联系,加尔诺夫和苏拉日地区的铁路桥梁也在遭到袭击,很显然德军打算堵死第十集团军的退路。

在一天之前,也就是6月22日佛晓,苏军第13机械化集团军尝试在布兰斯克公路拦截德军装甲集群,巴甫洛夫大将也派出了其他的机械化集团军反击,试图掐断德军在白俄罗斯南北两翼的突击,图尽管战斗打得很激烈但他们并未成功。一天之后巴甫洛夫大将下令机械化集团军设法撤出战斗向明斯克靠拢,这也导致了西方面军前沿守军的背后失去了安全保障,德军几乎畅通无阻地展开部队,将西方面军前沿部队合围。

尽管德军完成了合围计划,但负责从正面进攻的德军未能全面突破苏军的防线,此时大部分西部边境城镇和筑垒地带依然控制在苏军手中,仅比亚韦斯托克地区的布兰达斯克和贝洛维斯卡亚就和德军装甲部队激战了两天之久。如果不是巴甫洛夫大将下令前线部队竭尽所能向东撤退,比亚韦斯托克南部的屏障也不会那么快陷落。

曾在苏军第25坦克师服役过的的伊利尼奇回忆道:“我们才刚刚击退德军的进攻,但很快就接到了撤退命令,我想去师指挥部询问,但他们已经开始转移了。后来我们在撤退途中碰到了第四机械化军的士兵,他们说第四机械化军已经被德国人打散了,于是我们就汇合在一起朝明斯克撤退了。”

现在第十集团军失去了外围支援,库里克元帅建议博列别夫少将下令将所有能够平射的火炮都用于打坦克,此举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根据驻守在雷纳夫大桥附近的383炮兵团报告,他们使用榴弹炮平射成功将一辆德军坦克轰飞了大约50米左右,还有一支德军摩托车队也被轰飞了。

由于第十集团军和明斯克的通讯线路陷入瘫痪,集团军电台也在22日的空袭中不幸被德国空军炸毁,因此他们并没有收到巴甫洛夫大将下发的撤退命令。他们也没有增援部队了,突围行动只能依靠库里克元帅和博列别夫少将临场指挥了。

6月25日,第十集团军在留下阻击部队后开始实施突围,官兵们趁着夜色的掩护向明斯克方向转移,博列别夫少将将手头能够动员的所有KV-1和KV-2坦克留给了断后部队,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尽管这些大家伙装甲厚重火力强大,但在长距离突围中它们只是累赘,不如用于加强断后部队的力量,为集团军主力转移争取更多的时间。

同时,为了能够以最快的速度甩开德军追击,第十集团军并没有像西南方面军的弗拉索夫那样选择穿越丛林,他们夜间沿着公路和铁路旁的丛林边缘前进,如果哨兵发现有德军的踪迹,所有人就转移到林子里潜伏。

但白天即使在丛林中行军也不安全,德国空军会时不时的派出轰炸机寻找可能隐藏在林子里的苏军,有许多的官兵在白天因遭到德军空袭而牺牲,包括集团军司令部联络官塔莫夫上尉也是这样阵亡的。但由于德军装甲集群正在朝明斯克发动进攻,因此第十集团军始终没有遭到德军装甲部队的围剿,追击的敌人只有一些零散的摩托化步兵,当然,他们全都成了给第十集团军送车辆弹药的运输队。

尽管第十集团军撤退的步伐要比友军落后许多,但他们是幸运的,库里克元帅一路收拢了许多溃兵了解到了友军突围的情况和德军的动向,因此他们没有直接朝明斯克前进,而是绕道明斯克南部的森林中,一路撤退到了戈梅利附近。

当铁木辛哥元帅指挥的增援部队和斯大林派出的搜索队遇到第十集团军时,他们已经走了将近两个礼拜的路了,部队在经过明斯克沿线时发生了几次激烈的战斗,好几个步兵团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库里克元帅的脚都磨破了,他的情绪很悲观,甚至准备好了手枪,在必要的时刻饮弹自尽避免自己被德军生擒活捉。

尽管损失惨重,但第十集团军是西方面军少数成建制突出重围的部队,库里克元帅虽然被斯大林追究了失去联系,反击组织不力的责任,但他能够把第十集团军带出包围圈已经很不错了,恐怕没有人能比他做得更好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