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22日

文章中Andy提到,曼联一号门将,或者说回归一号门将的西班牙国门大卫-德赫亚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巅峰状态。曼联也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尤其是在扑救方面更是如此,在为曼联效力的11个漫长赛季中,德赫亚本赛季将向自己第五个赛季最佳球员头像发起冲击。

这位西班牙国脚在2019年签下的合同还有18个月就到期了,这份合同使他成为世界上收入最高的守门员,也是收入第二高的西班牙球员(伊涅斯塔在日本神户的年薪为2200万英镑)。曼联拥有一个延长条款,这是俱乐部的惯例。不过双方目前还没有正式谈判,但德赫亚很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得到一份新的续约合同。

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想要在巅峰期加盟皇马的人了,但这一切,对于迪恩-亨德森而言,毫无帮助。Andy在文章中颇为悲伤的论述着亨德森的迷局,自从14岁来到曼联以来,亨德森一直想成为曼联的第一门将。

如果他因为得不到出场时间而不得不离开的话,这将对他造成伤害。但考虑到他的年纪,25岁了,一个25岁的朝气蓬勃的青年门将每场比赛只能枯坐板凳,对于任何人而言这都有些不落忍。

Andy提到了本赛季的球队三门,也是曼联青训出品的汤姆-希顿,但他在球队内部的角色和之前的格兰特类似,更像是一个支持、帮助一门二门,同时协助训练的老大哥。

所以曼联的二门仍然悬而未决,21岁的捷克球员Matej Kovar于2018年1月加盟曼联,他一直在一线队训练,直到上个月被租借到英甲伯顿艾尔宾,因为他需要更多的出场时间。

随着Kovar当时即将被租借出去,北爱尔兰u19国青的主力门将德莫特-梅在圣诞节与一线队一起训练。这样做意味着这位19岁的球员每天都能和曼联的大牌球员一起工作,但另一方面,他也错过了租借和真正的出场机会。业余联赛球队兰开斯特城和马特洛克城以及苏格兰巨人凯尔特人的预备队都对租借梅很感兴趣。

同样来自捷克共和国的19岁少年马斯特尼(Ondrej Mastny)也有很多伤病,但被认为很有天赋。Radek Vitek是另一个来自该国的人,于2020年夏天加盟曼联。与亨德森相比,他的动力和雄心,他的风格与伟大的门将彼得-舒梅切尔和奥利弗-卡恩相似。但别太激动了,他才18岁。

2020年1月从英甲索森德联(Southend United)签下的内森-毕晓普(Nathan Bishop),本赛季被租借到英乙曼斯菲尔德城(Mansfield Town)。在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赛季开局后,他们进入了升级区。这名22岁的球员一直是主教练奈杰尔-克劳夫的爱将,他只缺席了他们的EFL杯比赛。

亨德森的合同到2025年到期,他在一月份收到了纽卡斯尔的兴趣,但主教练埃迪豪否认了他和杜布拉夫卡互换的消息。而Andy最后论述道,如果亨德森离开,合乎逻辑的是曼联将为德赫亚购买一个新的替补二门,这个二门的水平,可能仍然将对标那个和曼联闹翻的塞尔吉奥-罗梅罗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