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22日

肾癌(RCC)是一种对传统治疗方法包括化疗和放疗高度抵抗的恶性肿瘤。高达40%的 RCC 患者在局部切除术后会出现转移复发。一直以来,各国学者尝试探索肾癌术后使用靶向药物辅助治疗能否改善生存获益。

2017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批准舒尼替尼用于肾细胞癌肾切除术后存在高复发风险的成人患者的辅助治疗。这一批准是基于S-TRAC研究结果。

2016年发表的S-TRAC 研究和既往ASSURE 研究一样,均为双盲、随机、对照 III 期研究,都纳入了局部切除且伴有高复发风险的 RCC 患者,比较了靶向药物(舒尼替尼、索拉非尼)用于肾癌术后辅助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主要研究终点为无病生存期(DFS),次要研究终点为OS,安全性和生活质量。

在主要终点上,ASSURE研究显示舒尼替尼、索拉非尼相比安慰剂不能改善 DFS(5.8:6.1:6.6 年)。S-TRAC研究则发现,舒尼替尼相比安慰剂显著改善 DFS(6.8:5.6 年)。

研究者称,两个试验的结果不同可能与入组患者、治疗方案和试验方法差异相关。ASSURE试验入组了早期和非透明细胞癌的患者,但该试验仅入组了局部晚期、高危的肾透明细胞癌患者。

尽管DFS有所增加,但舒尼替尼并未改善总体生存率。因此,欧洲药品管理局就批准舒尼替尼作为辅助治疗提出了截然不同的意见,并不支持。

除了生存获益外,靶向药物用于肾癌辅助治疗还应当具有良好的安全性。但是,S-TRAC 研究中舒尼替尼治疗组的 3/4 级不良事件是安慰剂组的 3 倍多(60.5%:19.4%),同时舒尼替尼组 27.5% 的患者因不良事件停药,安慰剂组为 5.3%。

在9月1日Annals of Oncology网络版上发表的一篇社论中,意大利米兰基金会医学肿瘤学系医学博士Giuseppe Procopio及其同事指出,血管生成抑制剂在RCC辅助治疗中的作用仍然存在争议。两个监管机构根据相同的临床数据得出不同的结论,这一事实更加强调了这一点。

这篇社论的依据是S-TRAC试验的最新数据,8月23日发表在Annals of Oncology杂志上,详细介绍了S-TRAC试验的安全性,治疗管理和患者报告结果。

入组患者根据UISS评分和ECOG评分进行分层后按1:1的比例分入舒尼替尼组与安慰剂组。单剂量减少至37.5mg,通过剂量延迟和剂量中断来控制不良事件(AE)。通过欧洲癌症生活质量研究和治疗组织调查问卷(EORTC QLQ-C30)评估患者的健康相关生活质量,包括与舒尼替尼相关的关键症状。

在舒尼替尼和安慰剂组中患者维持治疗分别为9.5个月(平均值,SD 4.4)和10.3(平均值,SD 3.7)个月。在舒尼替尼组中,关键的AE在治疗开始后约1个月(中位数)发生,并在3.5周内(中位数)消退。导致永久停药(40.6%)AE多为1/2级,大多数(87.2%)在最后一次治疗后28天解决或正在解决。服用舒尼替尼的患者与安慰剂相比,EORTC QLQ-C30总体健康状况评分显著降低,尽管这种降低在临床上没有意义。舒尼替尼组患者报告的症状通常与腹泻和食欲不振有关,表现出临床意义上的增加。

在S-TRAC试验中,通过剂量中断,剂量减少和/或标准支持性药物治疗,AE是可预测、可控和可逆的。

该研究的作者认为,积极管理与舒尼坦辅助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可以帮助延长药物的接触时间,但是社论作者指出,虽然不良事件对生活质量没有临床意义的影响,但低级别的不良事件最有可能导致患者停药。

虽然S-TRAC研究较前有所突破,但在临床应用过程中仍需要谨慎对待。随着其他靶向药物以及以PD-1单抗为代表免疫治疗用于辅助治疗的临床研究的开展,我们相信高危肾癌的术后辅助治疗会逐渐进展,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医脉通”,版权均归医脉通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医脉通”。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二维码便可将本文分享至朋友圈。添加表情热门进展肝硬化:从症状到诊治,一文了解清楚|临床必备2023-07-14自身免疫性肝炎的管理:28条指南推荐意见一览|指南共识2023-07-19对于「不确定性肝结节」,如何管理?|临床必备2023-07-19慢性乙型肝炎:停药后HBsAg清除率如何?看看这两个预测指标|研究速递2023-07-20推荐新闻 –舒尼替尼您要举报的内容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