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20日

央视网专稿:英国著名女作家简·奥斯汀在19世纪初写出了著名的《傲慢与偏见》,英国绅士们早已经习惯了他们对人的特殊和无理。但这并不意味着角色永远不会一成不变。在两个世纪后的欧冠半决赛,以伦敦贵族自称的切尔西也感同身受了一次偏见。当世界足坛的真正贵族巴萨驾临时,蓝军降为了平民。正是这样一场贵族们对平民的压制,导致切尔西悲情地无缘欧冠决赛。

在奥斯汀的故事里,充斥着英伦式的自恋与傲慢。在英格兰伦敦的俱乐部里,尽管拥有着多家英超球队,但只有切尔西是一家以中产阶层以上球迷为主的俱乐部,他们本身就成为精英的代言。特别是随着阿布的入主,金元铜臭加上穆里尼奥的跋扈,成就了切尔西不可救药的跋扈。蓝军以傲慢的姿态挑战世界足坛,“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架势将自己变成了全球公敌。狂人穆里尼奥说“我注定在荆棘丛中拾花朵”,而这些荆棘即便是在他离开后不仅没有枯萎,反而变得更加尖刺锐利,终于扎破了车子(车路士)前行的轮胎。

今夜凌晨的切尔西和巴萨的比赛,从技术层面上说,两队已经将自己的风格和战术展现得淋漓尽致,比赛精彩破门乏善,但自始至终充满了对峙的张力和跌宕起伏,快速的攻防转换一度令人窒息。这是一场足球原始元素和足球本源的较量,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的比赛本来应该踢到地老天荒,各安天命。但上半场还保持冷静的主裁判赫宁不甘心地成为比赛主角,面对连续的漏判切尔西将士只能在顽强作战的同时保持着忍耐,正如我在解说时提到“只要点球没有影响比赛胜负,那么切尔西人可以忽略裁判的漏判,可只要这种错判决定了比赛结果,那么这肯定是每个人都无法接受的现实。”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赛后巴拉克,德罗巴情绪激动地围住裁判,德罗巴用问候裁判家人的方式来发泄着不满。可以肯定的是,在裁判的主导下,一场本应提前锁定胜局的比赛将悬念保持到了最后,而切尔西也不争气地给对手留下机会也成全了裁判的苦心孤诣。

我相信巴萨的无辜,他们不会以这种卑劣的方式去比赛,也确信赫宁不敢擅作主张冒天下之大不韪,一切只可能来源于欧足联这支幕后黑手。从欧足联的角度,或者说是普拉蒂尼的个人意志来讲,欧足联有太多的理由可以拒绝这支不招待见的蓝军进入决赛。例如:你阿布迫切希望拿到欧冠冠军吗,作为一个暴发户缺乏历史积累的俱乐部你还没资格;切尔西一向对欧足联缺乏尊敬,屡有挑战权威的行为,那么有必要认清一下谁是欧洲足球的老大;切尔西的功利足球对于世界足球的发展没有好处,会扼杀足球运动的魅力,所以你要让位给华丽足球的巴萨;两支英超球队在上赛季已经踢了一场决赛,再重复的话也会很无趣,更不利于欧冠决赛的票房。欧足联一边在满嘴吹嘘“足球风格百花齐放”,一边却在对着切尔西式的暴力足球嗤之以鼻,这符合技术型球员出身的普拉蒂尼的喜好。

足球也离不开政治的范畴,它也是当朝权贵玩弄权术的骰子和筹码。希丁克只是一个过渡主帅,他的低调和积极进取还无法纠正欧足联对于切尔西已经根深蒂固的偏见。在某个环境下,足球比赛时可以公平至上。但这并绝对,欧冠是一部庞大商业利益推动的机器,而且运转得非常成熟,它不会因为某个齿轮零件改变原有的运转。从这点意义上说,切尔西再有钱也无法撼动欧足联,游戏规则必须遵守,而格兰特、希丁克则是为切尔西曾经的傲慢买了单。正如哪句话:卑微是卑微者的通行证,高贵是高贵者的墓志铭。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赛后切尔西小球迷的痛泪横流让人心动,但球迷一致的理智更让人钦佩。试想如果这场比赛发生在国内某赛场,中国球迷肯定将以实际行动来“还个公道”,这也许就是国内足球和欧洲足球全方位差距的一种体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