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19日

1916年10月,中华革命军东北军开始接受改编。中华革命军东北军从在青岛筹备起义时的200多人,半年多时间发展到近2万人。大多数参加潍县讨袁战争的士兵和牺牲烈士的名字,已经淹没在历史的烟尘中。至今留存下来的不尽完整的《中华革命军东北军官佐名录》中,以山东民军为主要成分的东北军第二师,在1021名官佐中,现行政区内潍坊籍的就有506名。他们中年龄最小的19岁,最大的41岁,多数是20多岁、风华正茂的青年人。

1916年10月,中华革命军东北军开始收束部队,接受改编。居正在10月11日召集的东北军总司令部高级会议上,郑重地向大家交代:“在东北军总司令部方面有148人牺牲,有93位烈士家属已领取了抚恤费,还有55位烈士家属查不到确实地址,希望同志们帮助我们完成这件重要的事情。”

10月18日上午,东北军总司令部举行全体大会,居正首先要求全体与会人员起立默哀,向在讨袁战争中壮烈牺牲的烈士表示敬意。会议结束时,居正忠告大家:“袁贼死亡以后,继续掌握军政大权的段祺瑞和冯国璋等,都是袁贼的余孽,都是祸国殃民的老军阀,英美日等列强还是做着太上皇,老百姓还是在水深火热中。你们都是有为青年,离开中华革命军东北军之后,不论是工作还是念书,都要经常想到我们的国家目下还在存亡关键的严重时期,人人都有奋起救国的重大责任。希望你们刻苦锻炼,努力前进!”

中华革命军东北军从在青岛筹备起义时的200多人,半年多时间发展到近2万人。大多数参加潍县讨袁战争的士兵和牺牲烈士的名字,已经淹没在历史的烟尘中。幸运的是,不少当事人的回忆,帮我们勾勒了那场战争的大致轮廓,记载了部分将士讨袁护国的事迹。更为可贵的是,至今留存下来的不尽完整的《中华革命军东北军官佐名录》中,以山东民军为主要成分的东北军第二师,其官佐资料完整不缺,在1021名官佐中,现行政区内潍坊籍的就有506名。他们中年龄最小的19岁,最大的41岁,多数是20多岁、风华正茂的青年人。

据现有资料,第二师潍坊籍将士中,原籍高密的王麟阁(又名王林肯),时年29岁,后参加抗日,成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九支队司令员,1946年加入中国,1949年后曾任省政协常委、副主席等职。原籍诸城的璩济吾,1918年参加薄子明领导的上海护法军,与薄子明一起被捕杀害。原籍寿光的张读唐,整编后随部队开赴济南,1931年回乡,1940年夏在家乡被日军杀害。原籍潍县的,1917年被孙中山派遣山东举义护法的熊克文委任为第一梯团司令,起义前因泄密被逮捕遇害;潍县的曹星五,后到哈尔滨开拓林业,1942年因病去世。原籍潍县坊子的刘杲与大儿子刘炳纪一起参加东北军,刘杲任连长,刘炳纪任司务长,两人在东北军改编时回到家乡。原籍安丘的赵华叔,时任师部秘书长,后曾赴日留学,曾任陕西省政府秘书、省营业税局局长,山东省政府高等顾问、临时参议会参议员。

在第一师中,有一位昌邑籍的将领尹锡五。他是第一旅的旅长,部队编遣时被编为混成旅第一团团长,驻防黄河以北的禹城,后该团番号取消,借病辞职一度为寓公,复出后曾任烟潍公路局局长等职。

潍县(88人):于吉芳、于在汶、王人凤、王士峨、王友堂、王太源、王玉麟、王由道、王同林、王如顺、王自福、王国士、王勉、、王家吉、王家纪、王道本、丘亮章、冯乐业、刘文德、刘尔敦、刘玉林、刘光界、刘希贤、刘秀亭、刘芬、刘杲、刘虎村、刘亮侪、刘炳纪、刘逢春、刘清汉、刘锦堂、刘德茂、华克复、吕禄山、孙惠周、曲三臣、曲子才、朱光和、朱法章、许纪成、张书升、张永和、张仲法、张汝弼、张诚齐、张鹏、李子谦、李中曦、李秀德、李居仁、李洪修、李润泉、李超英、李耀山、汪今荣、邰舜臣、邹龙初、单务俭、周振声、孟启禄、尚从喜、罗国干、苗方泽、金启中、施永安、赵宝勋、赵洪奎、徐本升、徐则敏、徐守其、徐观亭、徐学道、柴文升、郭士林、郭民初、高东升、康逊行、曹应成、曹星五、黄秀亭、傅清臣、程道平、韩复吉、韩殿文、窦富贵、阙文选。

高密(121人):丁乃宽、卜有年、马廷馨、马殿臣、牛仲泉、王友清、王心成、王月泉、王共和、王尧东、王诚齐、王金荣、王香枢、王得立、王道盛、王端午、王德隆、王震、王麟阁、玄德明、田仲农、田纪元、任子中、任渥堂、任寰瀛、刘乃本、刘万善、刘玉山、刘玉山、刘光武、刘宝山、刘春苔、刘贵格、刘培基、刘得腾、刘清淮、刘瑞兰、刘锡禹、刘锡禄、孙成年、孙汝砺、孙寿山、孙连才、孙宝堂、曲德化、朱文会、朱文纶、许天才、齐谦若、宋岐山、张小山、张云罗、张凤鸣、张天顺、张见三、张振声、张益轩、张起云、张翊功、张智崇、张铸、张锡三、张蔚堂、李云昌、、李纪常、李秀溪、李明村、李春田、李振奎、李得明、李得福、李梦津、李鼎臣、李福和、李鹤亭、杜为信、杜守林、杜连贵、杜淑卿、杨东升、邱万年、单启昌、单菊泉、周继武、庞志福、苟喜升、范洪基、郎子珍、郑立志、咸心如、昝士英、段青芝、胡德胜、赵风林、赵有庆、赵明瑞、赵洪升、赵福年、郝华峰、钟宝书、柴瑞昌、秦绪勉、郭子林、郭若卿、高士先、高凤池、宿仕杰、扈文彬、梁彭寿、傅灼、程立福、程和、蒋凯旋、管见、管雪堂、翟振东、蔡凤歧、蔡继武、蔡赓元、酆成纪。

安丘(106人):丁仁、于瑞祥、马文沐、马道修、马震东、尹培玉、方文章、王本乐、王玉山、王佐、王志先、王进金、王迪勷、王宪笔、王钝夫、王须志、王登云、王猷初、王福成、王赞侯、冉致福、田进才、刘与球、刘之欣、刘迪吉、刘鸣歧、刘健秋、刘莘、刘赞亭、孙来宪、孙忠直、朱元森、朱礼和、朱家德、江镇中、齐方强、齐曰归、齐尚忠、齐演武、吴志超、张中、张延法、张伯乐、李士夫、李大江、李允文、李龙文、李寿山、李叔和、李学文、李泽渥、李香亭、李振华、李常德、李琪光、李锡三、举、李曜堂、杨存连、杨盛名、苏洪奎、陆道宏、陈在田、陈惠云、周之桢、周云章、周耀西、苗喜胜、郑少民、金成城、姜忠福、姜靖福、祝同声、赵子登、赵光耀、赵华叔、赵眉山、赵祥文、赵得胜、赵景堂、赵瑞符、赵筱村、倪家礼、唐复元、夏鸿基、徐继昌、晏之卿、秦勉、郭殿臣、高志大、曹化崇、曹国华、曹滌非、傅士鸣、傅国勋、曾魁格、舒文健、蒋耀臣、谢正宽、韩堉枋、雷正英、潘学义、薛凤秀、薛松涛、魏平治、酆裕。

诸城(68人):于凤鸣、于维清、于裕亭、尹继光、王方佐、王凤亭、王至本、王坤方、王家梁、王敬之、王魁喜、冯少白、台荣桢、田现龙、刘延河、刘成同、刘峰与、吕云杰、孙喜海、朱子干、祁玉芬、张玉珊、李士林、李化代、李召高、李玉岗、李性直、李明举、李春深、李琨玉、李殿奎、李锡之、邰应福、邱芳亭、邱阁宸、邱振邦、陈学清、单道远、周和齐、周树模、周重光、周振松、经同义、范钜桥、郑光斗、姚先庚、姜伯瑶、姜致和、段真理、胡进山、贺保泰、赵荣、赵福田、赵福兴、党希仁、徐次青、郭大赓、高福龙、隋永信、黄国栋、傅广心、惠鹏霄、程锡三、谢宝奎、谢荣章、翟效孔、裴孟裕、璩济吾。

临朐(43人):马荫侯、王小泉、王兰村、王洪宾、王贵贞、王得平、王维桢、田和、刘子明、刘凤来、刘同庆、刘奎、孙兆奎、朱礼和、朱坦若、江连升、张文堂、张丙信、张洪升、李光汉、李问樵、杨东胜、杨志勋、陈振达、周青云、郎会津、郎会峰、郎维池、郎维坤、赵锡田、钟会四、钟安泰、唐陶、高山堂、高效义、常兴泰、傅佩盛、焦汝兰、焦汝法、焦建邦、焦砚田、鞠振奎、魏明道。

昌邑(40人):孔有德、王卓章、王效文、王戛金、龙建修、乔之松、刘俊杰、曲之桢、吴维城、吴麟玉、张好名、张金泉、张显才、张树棠、张鸿宾、张镇环、李希广、李春发、杨希曾、辛得名、陆隆祥、周亚兴、周多寿、周歧山、房照盛、苗方培、南宫义、段明元、段超、赵自荃、赵连璧、赵锦章、秦宰、都益先、钱秉文、陶启祥、崔镇城、韩光宙、韩国琛、戴震春。

寿光(18人):、王宝训、任发章、刘玉臣、牟凤舞、牟亦堂、牟学曾、许快生、张本元、张作海、李祥发、陈光来、赵伯祥、赵梦鱼、徐范齐、郭锡禄、隋胜康、傅琴堂。

益都(14人):方光斗、孙树堂、张发、张其光、张效曾、陈之桢、周文藻、周存正、房文淑、林文奎、唐松齐、崔成道、康占元、傅仁智。

昌乐(8人):马金亭、王尚贤、卢化南、刘明林、李占元、赵光烈、赵伯源、赵连胜。

(希望潍坊籍将士的后人、亲属和相关知情者与本报联系,提供信息和线索,帮助我们进一步挖掘东北军将士的事迹,以纪念在讨袁护国运动中做出贡献的先辈们。联系电话:,电子信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