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2日

荷兰科学家都说,这种疾病不会消失,换句话说,这种疾病将成为常见的地方性流行病endemisch。他们认为,与其他病毒一样,我们必须学会忍受它,与之共存。

记者:卫生部国务秘书布洛克威斯(Blokhuis)最近表示:“新冠病毒必须离开荷兰。”这是现实的吗?

流行病学家奎琳·博斯(Quirine ten Bosch)说:“鉴于无法检测到的感染数量,而且由于新型变种病毒不断从外国进入,这是不现实的。”

微生物学家马克·邦滕(Marc Bonten)说:“这种病毒将继续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并不断反复出现。”

病毒学家安·沃森(Ann Vossen)指出,形成彻底免疫的可能性极小,这是让病菌不再进入人体的免疫反应,但是, “无论是在感染之后还是在疫苗接种之后,病毒都将继续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根据流行病学家克里斯蒂安·霍比(Christian Hoebe)的说法,每年都会有“新的感染”,在荷兰大概每年有18万名例。

微生物学家保罗·萨维尔克(Paul Savelkoul)说:“这种病毒成为常见的地方性流行病毒,也意味着每个人都将与之接触,并能够产生部分的抗体。因此,这种影响的严重性可能降低,并朝着普通的呼吸道病毒发展。”

流行病学家阿尔玛·托斯特曼(Alma Tostmann)说:“如果大部分人口免疫,我们遭受的痛苦程度将有所不同。这取决于免疫力的持续时间,可能每年或每几年爆发一次。”

微生物学家亚历克斯·弗里德里希(Alex Friedrich)认为:“人们总是会感染新冠病毒的,特别是抵抗力降低的人,如已经患有其他疾病的人、癌症患者或心脏病患者等。有时甚至发生病毒的爆发,尤其是在有一群非常容易感染病毒的人群的机构中。”

据专家介绍,新冠病毒的流行与流感病毒相似,但微生物学家海曼·沃特海姆(Heiman Wertheim)提醒说:“这样的比较并没有错,但是还为时过早。例如,这对于疾病护理或重症监护负担的意义仍然很大,必须相应地组织护理。”

流行病学家罗森达尔(Frits Rosendaal)说:“假设这种病毒像其他冠状病毒一样是季节性病毒,那么每年都会像流行性感冒一样流行,实际上,流感被称为流行病epidemisch,而不是地方病endemisch。如果新冠病毒不是季节性的,它将继续在所有时间传播,因而是地方性流行病:endemisch。”

病毒学家贝特·尼斯特斯(Bert Niesters)说:“它的确可能以与流感相似的方式发展,但问题是,这种情况是否每年都会发生?也许一开始是这样,但我们并不是每年都看到有其他的冠状病毒。”

微生物学家安德烈亚斯·沃斯(Andreas Voss)表示:“由于免疫力的增强,每个季节的问题都会减少。在恶劣的年份,病毒可能会像流感一样,导致病毒感染的高峰。”

现场流行病学家阿里什·拜乔(Amrish Baidjoe)也认为这是可能的。“但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病毒的传播水平和数量。”

儿科医生和流行病学家帕特里夏·布赖宁(Patricia Bruijning)警告说,病毒的遗传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这可能伴随着产生更多的和相对严重的感染。为了预防,开发疫苗仍然很重要。”

病毒学家德容(Menno de Jong)认为,最好在流行季节来临之前每年对风险人群进行疫苗接种,就像流感一样。他补充说:“除非发现地方性流行病的影响与其他季节性新冠病毒没有显著的差异,而接种疫苗没有带来成本的后果。”

不过,这一切尚不清楚,因为疫苗太新了,没人知道它们能抵抗新冠病毒多长时间。疫苗学家安克·哈克瑞德(Anke Huckriede)说:“我们也不知道需要多少种中和抗体来进行保护,以及其他免疫机制(非中和抗体和T细胞)起什么作用。”

免疫学家安克·哈克瑞德(Dimitri Diavatopoulos)认为,像其他疫苗一样,在适当时候可能需要加强注射,即重复注射。“说实话,对我来说,每年都要这样做似乎不太可能”

不过,病毒学家玛丽特·费特坎普(Mariet Feltkamp)认为,每年都调整疫苗是不必要的,流感在这方面有太多差异。“目前,有几种流行的流感病毒株很容易发生突变,疫苗每年因此都要对此进行调整。而新冠病毒Corona现在是一种带有各种变体的病毒株,但是具有同一个枝干系统。目前的疫苗进行一些临时的调整,就可以对付所有的正在传播的变体。”

不过,疫苗学家塞西尔·范·埃尔斯(Cecile van Els)则认为:“很明显,有必要使疫苗适应新的病毒变体,这正在研究之中。”

流行病学家罗森达尔(Frits Rosendaal)正在考虑针对未来的疫苗接种计划,如针对流感的疫苗接种,这是由于群体免疫力、疫苗接种和疾病软化的结合。“所以,现在要给18岁甚至更年轻的所有人接种疫苗,因为这种流行病会继续。不久,就只接种保护的疫苗,针对老年人和。”

微生物学家马克·邦滕(Marc Bonten)说,针对老人的新冠疫苗应该是国家疫苗接种计划的一部分。

疫苗学家塞西尔·范·埃尔斯(Cecile van Els)表示同意:“在荷兰,流感疫苗和肺炎球菌疫苗已经提供给,很明显,其中还包括新冠疫苗。”

微生物学家亚历克斯·弗里德里希(Alex Friedrich)说:“绝对需要更多的重症监护和传染病床,尤其是在荷兰的所有主要医院中。在各地的大学医疗中心UMC中,需要为传染病部门提供约39张隔离病床,以应对现有的传染病和新冠肺炎患者,这些医院将接收来自该地区的(疑似)新冠患者。在出现疫情高峰时候,与周边国家的协议也很重要,要在那里治疗荷兰的病人。”

微生物学家保罗·萨维尔库尔(Paul Savelkoul)说:“ 重症监护病床的容量将继续扩大,普通护理病房的容量也会不断增加。”

流行病学家奎琳·博斯(Quirine ten Bosch)说:“除非出现疫苗不能预防的变种,否则,我希望我们将来能够对流行的新冠疫情作出适当及时的反应,而不必扩大重症监护的能力。”

安·沃森(Ann Vossen)说:“如果新冠疫情的负担减轻,则该病毒成为地方性病毒,将不会对重症监护的容量产生直接影响。”

但是,疫苗学家安克·哈克瑞德(Anke Huckriede)说:“急需做好准备,比现在在紧急情况下扩展重症监护的容量要好。”

免疫学家迪米特里·迪瓦托波洛斯 Dimitri Diavatopoulos说:“我认为,投资国家疫苗知识中心和扩大自身的生产能力,是更好的选择。这是荷兰又一个三角洲工程,不过,是关于疫苗的。”

微生物学家安德烈亚斯·沃斯(Andreas Voss)希望通过更多的电子护理,限制患者联系的数量,他还主张对员工进行更加灵活的培训,以便可以将其部署到不同的部门。

病毒学家贝特·尼斯特斯(Bert Niesters)说:“为了更好地应对下一次大流行,我们需要增加重症监护的容量,同时还需要改善家庭护理,以及预防护理院中的感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