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19日

在即将迎来执教曼联三周年之际,索肖的球队不能再这样坚持下去了,外界也不会给他们更多的时间了。

最根本的原因是,曼联的球员、阵容、特点,决定了他们必须要在极其完善的战术体系下才能勉力维持攻守平衡,从而发挥出从纸面上看起来似乎非常强悍的实力。

索肖走到队伍的最前面之后,嘘声四起。输了球的布鲁诺听到后很不开心,他不停地表示应该把嘘声对准所有人,而不仅仅是教练。

从这个景象就能看出来,索肖的下课和穆里尼奥的下课截然不同,前者的更衣室虽然也有范德贝克、巴伊这样不满的声音,但从来没有形成规模,也并非更衣室内的第一矛盾,球员们并没有站在教练的对面。

所以,解雇索肖只是一次纯粹地因为战绩不佳而做出的决定,也就是说,在教练这个位置上,他还要继续努力。

于是在这段时间,索肖一直在媒体前维护自己的教练组成员,但不管他如何维护,战绩和结果是不会骗人的。

而曼联的教练组分工情况,索肖在今年4月接受天空体育专访时,就讲得很清楚了:

“我从来没有隐瞒过一个事实,那就是我的教练对比赛的了解会比我强。训练会议主要是由基兰-麦肯纳、卡里克、马丁-佩特和弗莱彻完成的,他们会做好自己的工作。但我对男足管理很感兴趣,当然,我也有其他技能,但你得看看别人能给你带来什么,并且这也是你不擅长做的事。”

从这个角度来说,可以说索肖做好了自己擅长的工作,他保证了更衣室即便在战绩不佳时,依然没有崩溃。

而在这之前,他也处理好了很多的问题,比如博格巴和他的经纪人,比如马奎尔在希腊的纠纷,比如在近三年里一次次应对战绩下滑。

但是作为教练组的领导者,一次次的战绩下滑,他和他的教练组都要负上责任,而在这背后,就是曼联,乃至整个英格兰足球在三后卫思维上的欠缺。

最近这五、六年,三后卫体系(包括纯粹的三后卫和含有三后卫元素的四后卫)再次风靡于全球。

意大利自不用多说,西班牙、德国这些拥有四后卫传统的地区也有了三后卫的尝试者和钻研者,同样也包括英格兰。或许各地时兴三后卫的初始动机可能各不相同,但之所以能延续至今,并且呈现愈发广泛的趋势,背后的一大重要逻辑就是,这个世界上的优秀后卫正在变得越来越少。

林德勒夫、巴伊是最看重后卫能力的穆里尼奥买来的,马奎尔、瓦拉内则都是花了不少钱才弄到手的。

所以,曼联想要在未来的竞争中不落于下风,三后卫思维是必须要补上的一课,但是在英格兰足球环境里,阵痛到处可见。

联赛中,像史蒂夫-布鲁斯在纽卡斯尔,只会机械摆出三名中后卫的例子很多很多,而在国家队层面,索斯盖特用三后卫在预选赛大杀四方,却倒在世界杯半决赛、欧洲杯决赛上。

对阵意大利,英格兰愣是被对手生生围困在半场,在家门口丢掉冠军,反倒是意大利自己,用三后卫充分发挥博努奇、基耶利尼两员老将的能力,用三后卫托起瑕疵很多的中前场,在很多球迷都不看好的情况下一路夺得冠军。

边中卫既无前压意识,也无前压能力。身体素质出众的卢克-肖、万-比萨卡,没有被教练组纳入三后卫的意识。中场偏科严重,要么身高体壮到没有灵活性,要么快速灵活到完全没有对抗。

虽然那时只能用林德勒夫、斯莫林,但埃雷拉在有球时来到右中卫,兼顾技术和防守,为后场一举解决出球和推进问题。卢克-肖、斯莫林、林德勒夫、埃雷拉、阿什利-杨这么一条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后卫线,不仅能容纳马蒂奇打单后腰,还能将博格巴送到前场,与拉什福德、马夏尔和林加德打出极为高效的进攻。

先是埃雷拉受伤,然后阿什利-杨代打边中卫表现不佳,上位的弗雷德连续送上低级失误。逆转巴黎之后,曼联未能赢下其实相当羸弱的巴萨,180分钟的比赛,主打三后卫的曼联在攻守两端始终不得其法,后卫线没有弹性,卢卡库被固定在中锋位置。

多场关键比赛失败之后,索肖对自己的三后卫体系出现了怀疑和摇摆,最终在无缘前四之后,他下定决心重回四后卫。

2019年夏天,曼联买来了马奎尔,而在整个夏训期间,曼联都在训练4231。

埃雷拉离队之后,曼联就此患上了后场出球的顽疾。让博格巴打后腰,有了出球便没了防守,让其他人打后腰,有了防守就没了出球,这个问题至今也没解决。

再加上前腰无能,进攻不力,球队距离降级区一度只差两分,那是索肖第一次濒临下课,但他在双红会用3412,在连战热刺、曼城时用丹尼尔-詹姆斯扮演翼卫的不对称结构顶了过来,从而为自己赢得了冬窗买布鲁诺的机会。

疫情后,博格巴复出,618的共存问题第一次摆上了台面。布鲁诺前腰、博格巴后腰的摆法在4231体系里问题不断,直至最后一轮大战莱斯特城才确保拿到欧冠门票。

到了2020-21赛季,经历了1-6惨败热刺之后,索肖一度想用3412和4312解决布鲁诺和博格巴的位置问题,欧冠赛场连续战胜巴黎、莱比锡,转头回到联赛却0-1输给了阿森纳。

于是索肖再度放弃,直至在赛季后半程将博格巴改为左边前卫,揉进了4231。

赢巴黎那场3412,布鲁诺首发,博格巴替补,首发后腰是弗雷德+麦克托米奈;赢莱比锡那场3412,博格巴首发,布鲁诺替补,首发前腰是范德贝克。

所以回过头来,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前后战绩的变化,其实是前腰防守能力和后腰承压能力的区别。前腰用布鲁诺,身后就不能再上博格巴;上了博格巴,前腰就得是位置感出色的范德贝克。一旦前腰卡线能力不足,中场也防守能力堪忧,那就难以招架。

但就像此前一样,稍有挫折之后,哪怕这些挫折并非源于体系,索肖还是会陷入怀疑,从而退回到自己的舒适区里。

需要加强防守了,就用弗雷德+麦克托米奈打双后腰;需要加强进攻了,就把博格巴拽回到后腰位置上,前场再上一名前锋。

然而足球不是文明礼貌仗,不是你先打我三拳,我再打你三拳。进攻时,要想着防守,防守时,也要想着进攻。

欧联杯决赛,看似主动进攻的想法,却因为博格巴打后腰而失去攻守平衡,最终被比利亚雷亚尔拖入加时赛和点球,最终丢掉冠军。

而在这个夏天,C罗的加盟以及丹尼尔-詹姆斯的离开,则给索肖带来了更大的难题。

以前虽然也摆不好三后卫,但至少在中前场,他手中有着大量的年轻球员任其折腾。靠着他们的体能和疯跑,也能在一些强度不高的比赛里,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后场。

C罗加盟之后,前场也出现了一名需要资源倾斜的球员,于是在前后互抢中,他的4231彻底走向了崩溃。

即便在对阵热刺时,一度摆出了自己很少尝试的双前锋,更是削去了自己一直坚持的10号位,但那场比赛的获胜基础,有很大一部分功劳建立在卡瓦尼的高强度跑动上。

可能是个别位置没摆对人,可能是个别球员发挥不佳,甚至可能是个别回合运气差了一点,但只要坚持下去,他的曼联生涯本可以很好地延续下去。

终归是学艺不精,让他始终没有充分的自信把三后卫的思维坚持下去,这一点怪不得旁人,只能怪自己。

除此之外,对一些球员的盲目信任,也让他付出了代价。替补席上的一些球员稍有犯错,就会被打入冷宫;被他信任为主力的球员,只要在喘气就能进入首发名单。

相较于那些美好时刻,这三年输掉的比赛,对他的教练生涯其实是很宝贵的财富。

只不过这些教训和学费,本该出现在他执教其他球队的时候,然而他的母队莫尔德,在挪威联赛是一支很强的球队,一年到头恐怕只有到了欧联杯资格赛,才能经历真正的考验。

在教练这个行当,索肖的更衣室管理能力确实突出,这是他最大的优势,而相较于其他的英式教练,他的战术能力也很不错。

只不过在曼联这个层级,他的对手是克洛普、瓜迪奥拉、图赫尔和一干欧洲大陆的教练。

曼联的问题,从来不是主帅自己的问题,这一点我在讲管理架构的那篇文章里就说过了,不再赘述。不过索肖的失败,也帮助曼联堵上了一条路。

作为“自己人”当中可能是能力最为出众的,索肖的失败可能会让曼联高层在以后聘请名宿时思虑再三。如果能就此像支持索肖一样,全力支持“外人”,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只不过对于曼联球迷来说,这意味着大家在感受真正的快乐之前,恐怕还要再重新经历若干遍推倒重来的阵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