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18日

“让产品自己说话”大概是对设计师的终极考验。但对于比利时平面设计工作室博世伯格(BoschBerg)而言,他们的作品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也是两位创办人尚·范登博斯(Sang Vandenbosch)和劳拉·伯根斯(Laura Bergans)夫妇“不爱露脸”的内敛性格所致。所以,即使一直有不少好作品问世,博世伯格依然大隐于世,宛如平面设计界的班克斯。

然而,一切则在2021年有所改 变 —— 在比利时历史最悠久、最负盛名的亨利·范·德·韦尔德(Henry van de Velde)设计奖项中,博世伯格不仅拿下“青年才艺奖”,也成为继 2011 年以来唯一两次获得该奖的平面设计师。这让比利时平面设计重回人们的视野,也让人思:为何谈及比利时设计,人们只会想到安特卫普六君子而已呢?

“比利时并没有平面设计的传统。一般为大众所知的设计,总与时尚、室内装饰和建筑有关。”劳拉说,“因此平面设计往往需要解释才能让人理解。你可以要求路人说出时装或家具设计师之名,但换成是平面设计师就比较难了。”尚则补充:“这是非常怪异的。因为我们周遭的一切都是平面设计:广告牌、网站、杂志、书籍和标志。平面设计无处不在,并且自有其潮流趋势。”

确实,环看他们过去的作品便能发现,这个国度并不缺国际级的平面设计:在根特市博物馆(STAM)、布鲁日艺术节(MA Festival)、艺术中心(deSingel)、法兰德斯芭蕾剧院 (Opera Ballet Vlaanderen)等,都能看到他们的经典之作。他们也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现在,我们正在做着许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事,因为从一开始就可以一直做喜欢的设计,我们才能脱颖而出。”

早在前一年,博世伯格工作室就凭 2018和2019年度的法兰德斯芭蕾剧院海报设计赢得了“最佳平面和通讯设计”奖项。这一系列的黑白海报的灵感来自于比利时视觉艺术家汉斯·奥普·德·贝克(Hans Op de Beeck)的影片《排演静谧》(Staging Silence)。因为图像完美地融入了“道德”主题。尚形容到:“如果你将汉斯的图像进行重叠:即将清晰的小图像前置,而将放大且朦胧处理的图像后置,就会产生一种景深的视觉效果。”再加上醒目的字体,最终的设计即使只用单色,仍然有十足的新鲜感。

当然,这并不是他首次为该剧院做设计。因为尚的第一份工作便是为剧院作平面设计。而劳拉在根特的 LUCA 艺术学院毕业后,一直与 deSingel艺术中心有紧密合作,为其重塑形象。两人在事业上成为共同体,又是几年之后的事情。彼时,他们都已有了很好的人脉基础,经验和业内的知名度,因此工作室的发展也颇为顺利,很快地便成了当地文化机构钟爱的御用设计师。

布鲁日艺术节(MA Festival)的主办方也因为看到剧院广告后委托他们,为2020年的布鲁日艺术节海报做设计,虽然节日因疫情而取消,但类似的委托只增不减。2021年,两人找来摄影师弗雷德里克·韦尔克鲁斯(Frederik Vercruysse)为布鲁日艺术节拍摄了场地的独家照片,提早为节日做宣传。“我们工作室的发展趋向一直如此,工作总是会创造新的工作。”尚说。

双人组合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许多机构害怕与单一设计师工作,认为一个人无法完成任务。”劳拉解释:“甚至仍然有些会认为,单一设计师永远无法设计出完整的品牌形象。”因此,夫妻两人“合伙”后,工作模式上虽然没有发生变化——尚总是非常喜欢秩序和条理,劳拉则喜欢突破框框,为作品添加俏皮感,但是,两者的不同亦能有互补作用,甚至“能与外部世界抗衡。”

博世伯格工作室的两位设计师不愿意用“某种风格”来限定自己。如果硬要将他们的作品贴上标签,当属设计评论家马克斯·博尔卡(Max Borka)所形容的“大胆”最为贴切。他们 总是会为每一个项目开发出新的视觉语言,作品永远能展现出与其他年轻设计师不同的新颖感:多变的色彩以及恰到好处的幽默感。此外,他们还会与文案、室内、插画、艺术和编程等众多领域的专家跨界合作,构建出一个“整体艺术”(Gesamtkunstwerk)的工作模式。

譬如,他们为Boze Wolf(大野狼)戏剧节做视觉设计,就在色彩和几何形状的使用上对自己施加了限制,尽量保持简单,好让最终图像的辨识度更高。为根特市博物馆设计新logo时也是同样,遵循格特·多尔曼(Gert Dooreman)的原始设计,但却为其字体增加了四个不同方向,展现出多元的视觉性。

也许,真正让他们成功的是对待客户的态度:总是完全忠于客户的意愿。“有些设计师拥有自己的风格,并在不同的情况下应用它。我们却会先了解客户和他们的需求,然后才进行广泛的研究,以创建项目愿景,最终转化为平面设计方案。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与客户之间有效建立起长期的合作关系,而不仅仅是制作了logo后便消失。”劳拉解释。

未来,尚和劳拉是否会满足于仅仅停留在文化领域这一“舒适圈”呢?他们坦言,若要拓展,一定是在项目的多元性上,而非工作室的规模。譬如,他们计划为动物园或自行车队做设计,但不管论什么样的委托,都不能脱离一步一脚印的事业曲线。“因为只要你抵达了顶峰,就会自然将碰到低谷。所以我们只要求工作有趣,就很完美了。”劳拉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