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2日

当下的「无冕之王」荷兰早就陷入了「锋无力」的窘境中,能拿得出手的德佩和加克波虽然身处豪门,却不属于巨星行列,曾几何时,荷兰锋线年代末到千禧年初,克鲁伊维特、范尼、马凯、哈塞尔巴因克都是各自俱乐部大腿级别的射手,却在荷兰国家队的锋线上「抢座位」。

与之相比,范霍伊顿克的星光稍微暗淡了些,基本都是在欧洲二级联赛效力,不过他并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他累计为荷兰国家队出场42次打进14球,先后以替补身份参加了1998年世界杯、2000年欧洲杯以及2004年欧洲杯,虽然只在98年世界杯小组赛上打进了一粒锦上添花式的进球,但能登上梦幻般的世界杯舞台,某种程度上其实已经意味着范霍伊顿克圆梦,何况在98年世预赛上,荷兰对威尔士,落后时,他的临危救主让郁金香最终开到了法兰西。

关于范霍伊顿克的故事,不局限在生不逢时。他身高1米93,给人力量型中锋的既视感,但其实他也是一位任意球高手。2001-02赛季的联盟杯决赛上,让他的任意球让多特蒙德的莱曼鞭长莫及,2002年欧洲超级杯上,他的任意球又让皇马的卡西猝不及防,2002-03赛季欧冠对阵尤文图斯,他又用任意球破门的方式攻破了布冯的十指关。

虽然在每每盘点足坛任意球大师时,范霍伊顿克的名字总是被习惯性忽视,但让三位传奇门将接连沦为背景帝的杰作却是球迷津津乐道的话题。只不过他不只是靠单纯地任意球吃饭,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先后捧起过苏超、英甲、荷甲的金靴,当然2001-02赛季他也是以最佳射手的身份捧起了联盟杯冠军。

值得注意的是,他一直是金靴候选人,因为他曾先后5次拿到过银靴奖,一步之遥的距离感加上在荷兰国家队生不逢时的遭遇,范霍伊顿克的身上似乎多了一些悲伤的属性。

范霍伊顿克出生在巨星云集的1969年,不过他的悲剧在童年就埋下了,父亲与母亲离婚后,范霍伊顿克只能通过足球疗伤,他在自己出生的小村庄维尔堡接受了足球启蒙训练,人高马大的范霍伊顿克很快凭借出色的身体天赋成为小明星,被布雷达球探注意到的他似乎是一块待琢的璞玉,可当真把他放到青训营时,荷兰人在3年的时间内并无明显进步,最终在14岁时被原本赏识他身体天赋的布雷达放弃,范霍伊顿克体会了足球人生中的第一次失败。

心灰意冷的范霍伊顿克根本不敢憧憬职业足球梦,以至于他只能在业余球队斯滕贝克拼凑快乐,五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原本准备混日子的荷兰人却被幸运女神眷顾了,遭遇财政危机的罗森达尔无力引援,只能在业余球队中选苗子。

1米93的范霍伊顿克具备了「打零工」的外形,意外之喜随之而来,第一次感受职业氛围的他居然处子赛季拿到了32次出场机会,虽然大部分时间只是替补亮相,但打进6球的他显然完成了「临时工」的任务。

给罗森达尔制造印象分的范霍伊顿克具备了留下了实力,何况当时的首发中锋遭遇了伤病,偶然中总有必然的因素在推波助澜,赢得个人职业生涯第一份合约并不稀奇,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刚刚构建精神世界的范霍伊顿克在荷乙第二个赛季中就火力全开——37场打进了27球,第三个赛季,他又在35场比赛中贡献了20球。

踢出名堂的范霍伊顿克此时已经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相对其他天才已经是落后了太多,不过走过弯路的大龄青年享受自己的职业生涯,如果说被罗森达尔看上是机缘巧合,回归「伤害」他的布雷达则是经过深思熟虑,因为缺乏安全感的范霍伊顿克并不想离开家乡太远。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双赢的选择,第一个赛季他就用26球帮助布雷达挺进荷甲联赛,三个赛季99场71球的效率逐渐临摹了范霍伊顿克羽翼渐丰的样子,不然他不会被希丁克召入荷兰国家队,当然他给布雷达留下的不只有自己的高光岁月,他的儿子也是从布雷达青训走出来的希望之星。

被格拉斯哥流浪者签下的范霍伊顿克成为了大人物,除了初入苏超的半个赛季中他稍微收敛外,剩下两个完整赛季中,恢复元气的他拿到了苏超金靴,美中不足的是,格拉斯哥流浪者与联赛冠军无缘,而脾气火爆的范霍伊顿克则开始抱怨工资低,最终他和主席关系闹僵后付出的代价是被交易。

诺丁汉森林的范霍伊顿克同样经历了两种模式,先是在8场比赛中只收获了1球,但他并没有抛弃降级的诺丁汉森林,最终在英甲中他以42球29球的数据支撑起俱乐部重返英超的美梦。

本以为一雪前耻的荷兰人会在第二次英超体验中满载而归,实际上,他却在21场比赛中只打进了6球,可以说「掉入了同一条河流中」。不过没有自省的范霍伊顿克却将炮火对准了诺丁汉森林,被扣上「不思进取」帽子的俱乐部最终放弃了荷兰人。

而立之年回归维特斯,350万英镑身价的范霍伊顿克用29场25球的效率证明了自己确实被耽误了,在本菲卡的他以39场19球的效率巩固了自己的印象分,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逐渐变老的范霍伊顿克在费耶诺德演绎了线赛季,他拿到了荷甲金靴和联盟杯金靴,实际上虽然只是与荷兰豪门合作了两个赛季,但却以61场52球的效率一度成为费耶诺德历史上进球率最高的球员,以至于后来,费耶诺德接纳了养老的范霍伊顿克。

在费耶诺德镀金成人生赢家的范霍伊顿克也有不美好的回忆,虽然他和范佩西的锋线组合相得益彰,但从小叛逆的后者并不服老大哥,甚至在比赛中抢夺他的任意球主罚权,以至于两人分道扬镳后一直在相互打嘴炮,2014年世界杯上的范佩西高开低走,让成为评论员的范霍伊顿克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当然范加尔也没有逃过他的讽刺,并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即使是世界上最滑稽的小丑也会在现在嘲笑范加尔的。”

告别费耶诺德的范霍伊顿克在费内巴切偏安一隅过,毕竟他在这里捧起了久违的联赛冠军,尤其是2003-04赛季他在34场比赛中打进了24球,确保了04年欧洲杯一席之地,不过当时已经35岁的他也只是扮演一个陪太子读书的角色,最大的作用是在训练中陪伴范德萨练习点球大战。

回顾范霍伊顿克的职业生涯,从业余到职业的跨越带有偶然性,或许这也是38岁才退役的原因,也可以解释为他懂得了最大化珍惜绿茵时间,至于球迷将他定义成「荷兰另类前锋」并不重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