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14日

重庆石门大桥,跳水队队员从高台上往嘉陵江里跳水。高台是以前的码头遗留物,现在成了跳水爱好者的“跳台”。《山水之城》©刘嵩

极光视觉“城市影像”系列关注长期调查、报道与拍摄城市的摄影师以及以城市为创作对象与实践场所的艺术家,旨在通过对不同题材、风格与方法的影像作品的呈现,提供新的观看视角与创作方法。欢迎广大读者来稿。(投稿邮箱:,请附上图文与联系方式。)

2017年5月16日,中国重庆渝中区,即将拆迁的重庆十八梯旧城区与城市中的高楼大厦。

我的家乡重庆地处中国内陆西南部,长江上游地区,是中国直辖市,西部大开发重要的战略支点、“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重要的联结点以及内陆开放高地。重庆是一座山城,因为主要是山路,上下坡特别多,这里有美丽的山城夜景、巍峨的跨江大桥、奇特的城市交通,还有让老司机都能迷路的魔幻立交桥。

2017年5月16日,中国重庆渝中区左营街,回家的市民行走在人行天桥上。这座天桥距离地面约40米,桥面宽约2米,长约30米左右。

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特殊的气候,重庆还有很多别称,比如因夏季酷热而得名的“火炉”;因城市依山建筑而得名的“山城”;而冬春时节的重庆云轻雾重,又名“雾都”。

重庆,这个地形独特的山水人文之城 ,对于我这个从小在解放碑长大、吃着麻辣火锅、爬坡上坎的“重庆崽儿”来说,有着一份独特的感情。为此,我梳理了重庆独特的地形地貌和人文影像,展现我心目中的人文重庆。

2018年12月16日,中国重庆解放碑,解放碑全称“人民解放纪念碑”,位于重庆市渝中区商业区中心部位,重庆标志性建筑之一,是抗战胜利和重庆解放的历史见证,是全国唯一一座纪念中华民族抗日战争胜利的国家纪念碑。

2018年6月9日,中国重庆九龙坡黄桷坪正街,市民在茶馆里休闲聊天。这家茶馆是重庆唯一保持着上世纪八十年代风格的茶馆。

2018年8月7日,中国重庆,防空洞是在抗战时期为躲避敌人空袭而用, 2003年起,重庆市开始尝试开放人防工程,作为居民夏日的纳凉点。

极:刘老师好,你已持续拍摄重庆15年时间,是什么原因或动力使你能够长期地拍摄这座城市?

刘:平时的爱好除了阅读、听音乐、看电影,几乎所有时间都用在拍摄照片和思考摄影上。

关于摄影的多种门类我均有涉足,2009年,拍过1年多时间的流媒体(现在流行的说法叫短视频),一手拿相机,一手拿摄像机,拍摄加编辑,完成单位的发稿任务没有问题,但结果是两样都拍不好。照片和视频的思维方式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拍视频仍是电视台记者的专长,我更喜欢凝视照片给我带来的感动。

2020年6月26日,中国重庆石门大桥,市民用跨越的姿势从高台跳入嘉陵江中。

2012年3月2日,中国重庆北碚土沱车渡码头,随着越来越多的跨江大桥投入使用,熟悉坐船过河的人越来越少,这座只有一艘渡轮的码头,每天过河的车寥寥无几,这是重庆主城最后的车渡。

经过抉择,我最终放弃了拍视频,专注摄影创作至今。从摄影爱好者(2年)开始,到报媒摄影记者(10年),再到自由摄影师(商业摄影)(1年),网络媒体摄影记者(4年),图库负责内容版块工作(1年半),每一个阶段都让我对摄影有更深刻的感知,我仍在期待着摄影的更多可能……

因为深爱着摄影,摄影创作能使我这个平凡人发光发热,所以我仍然长期地拍摄从小生活的这座城市的影像。

2012年5月1日,中国重庆磁器口嘉陵江边,市民在江边凸起的礁石上喝茶聊天,独特而难忘。

极:这组作品是基于15年间拍摄的素材编辑而成,你如何对大量的照片进行选编,都是亲自完成的吗?

刘:我平时主要以专题摄影为主,对图片编辑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值,这组图片专题的选编均是我自己完成的。以前在报社工作,交稿后总喜欢把拍摄的组照手工拼版,还经常被图片编辑老师笑话:“莫调,莫裁,给我们留点活路儿(工作)”。

我经常会请教国内的前辈老师帮我编辑图片,这是非常有必要的。作为摄影师来说,对自己的作品可能会因照片拍摄难易程度而带入感彩,而请比自己水平高的老师进行图片编辑会更为客观。

2010年,停泊在江边的餐饮船舶,如今,在重庆主城的“两江四岸”,它们已无踪影。

极:与两年前更加偏重城市景观的照片相比(详见:),这次的人文气息似乎更重一些。为何会有这种转变?

刘:随着重庆城市形象的不断提升和旅游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到重庆旅游。我从外地朋友的反映中发现,重庆最吸引他们的是独特的地形地貌和人文风情,所以我拍摄了许多重庆独特的地形地貌。

而关注人一直是我拍照的主导思想,我将2003年至今18年间拍摄这座城市的照片进行了重新编辑,形成《山水之城》摄影作品集,偏重人文类的作品,更接近我内心的表达。

2019年3月11日,中国重庆,一对新人在嘉陵江边拍摄婚纱照,江对岸是繁华的重庆城区。

刘:重庆城建在山上,是山城,毗邻江河,是江城。我从小就在解放碑居住,吃着麻辣火锅长大,爬坡上坎上学。从2003年拿起相机开始,这儿的山山水水,所感兴趣的人和事,我都有拍摄。

2020年4月19日,中国重庆,人们在嘉陵江边的礁石上休闲,江中倒映着城市的灯火。

极:从照片中可以看出,重庆人与江河的关系十分亲密,许多照片充满乐趣。在你看来,重庆人与江河的关系是怎样的?如何用镜头捕捉这种关系?

刘:小时候关于江河的记忆:在炎热的夏夜,大人带着孩子,拿着黑色的轮胎游泳圈去长江边游泳消暑,尽管重庆天气炎热,但流动的长江水特别凉。

每年春季,人们会到珊瑚坝的江滩上放风筝,捡拾鹅卵石,在江边喝茶休闲。虽然岁月总在人们不经意间悄悄地流逝,但两江的涛声和江风永远是重庆人心中不变的梦。

极:在拍摄过程中,你是经过系统的调查与排布的,能谈谈你的调查或拍摄方法吗?

刘:我会在拍摄前先梳理拍摄地点,比如重庆特殊的地形地貌,区别于城市风光的拍摄手法,内容更偏重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场景。

重庆经常是雾天,多数地方是反复去观察角度,并选择特定的光影条件再去拍摄。和之前做记者时直接呈现的拍摄方式不一样,现在更加注重光影变化和画面构成。而人文部分的照片大多是平时所积累下来,展现生活中人们最自然、线日,中国重庆石柱黄水镇,来自重庆渝北区的老两口依偎着坐在吊椅上,神态悠然。大爷说他们每年夏天都来黄水避暑,冬天就到海南过冬。

极:你曾凭借《接受询问的性工作者》获得荷赛(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肖像类二等奖,这张照片的拍摄与你之前的报社记者身份息息相关,之后你做了自由摄影师,这对于你的拍摄来说有何转变?

刘:做报社记者时,我的拍摄更偏重新闻事件,现在负责图库内容工作,观看图片的时间更多,思维也在逐渐转变。从一名创作者到分享者,能够让更多人通过摄影的手段来进行快乐拍照与艺术表达。我仍会利用业余时间进行摄影创作,只是现在的拍摄角度更为平和,注重照片的纪实性与艺术性,呈现日常生活中值得记录的人和景。

极:《山水之城》的影像风格也与之前的《接受询问的性工作者》、《中医》等稍有不同。能谈谈你对自我影像风格的定位与转变吗?

刘:参加2015年中国文联第八期全国中青年文艺人才(视觉艺术)高级研修班以及两次中国摄影家协会的培训学习,让我影像风格的定位与转变比较大,通过向多艺术门类的老师同学学习交流,提升了自身的艺术修养。

中医丰胸-通过中医手法刺激和相关经络穴位,以达到自然丰胸、美胸的效果。《中医》,2011

在川剧脸谱中,红色表示忠肝义胆之人,这三位扮演的是《乔子口》里的“刀斧手”。《川剧少年初长成》,2019

学习艺术大师十年磨一剑、甚至几十年磨一剑的艺术心血。在18年的摄影创作道路上,也逐渐明晰了自己的创作方向: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以及人们的日常生活。

上:2012年8月30日16时,重庆朝天门,曾是朝天门片区的老地标重庆港客运大楼和三峡宾馆被成功爆破。未来的朝天门是一个集住宅、酒店、商场、写字楼、服务公寓、餐饮会所于一体的城市综合体。

下:2019年10月15日晚,重庆朝天门来福士广场正式华丽亮灯,标志着这个城市级地标的盛装开业。

重庆摄影师,曾获得第58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第8届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中国赛区图片故事类一等奖,2020年度中国文联青年文艺创作扶持计划项目 ,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资助项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