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13日

这起事件的发生,最终引起了人们重新对于宗教信仰的检讨,甚至还成为了天主教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契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可以带来如此重大的影响呢?这起案件的来龙去脉又是怎样的呢?

今天我们的故事要从美国的巴尔的摩市讲起,巴尔的摩是美国马里兰州最大的都市,同时也是美国境内最典型的天主教城市之一。它不但拥有美国最古老的天主教教堂,而且还是罗马教廷在北美洲设立的第一个大本营。

尤其是在1960年代的时候,巴尔的摩的市民们可以说几乎人人都上教堂,大家都会念诵玫瑰经。生活在这里天主教的影响无处不在,不管是学校、医院、警察局,甚至是法院,只要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会接触到的机构,多多少少都会有教会留下的影子。

而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就是生活在这种时空背景下的一名普通修女——凯萨琳。

凯萨琳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在教会学校完成了高中教育之后,她很想要把自己一生的精力都贡献给天主,于是就下定决心宣誓成为了一名修女。并于1969年初被教会指派到了巴尔的摩市的基奥大主教中学担任老师。

基奥大主教中学是一间全女子高中,由圣母学校修女会全权管理。该校对于女学生的纪律要求非常严格,每个人的言行举止都会受到修女老师们的监管,稍有不合规的地方就会遭到指责与惩罚。

但是和其他严厉的修女老师不同的是,天性温柔善良的凯萨琳更愿意以朋友的方式对待学生。来到基奥中学没多久便受到了学生们的欢迎,再加上自己的年龄与学生们相差不远,所以很快的凯萨琳便和她们打成了一片。

而这些正值青春期的女子高中生们,渐渐也开始喜欢把自己的烦恼心事向凯萨琳老师倾诉。因此,经过短短才一个学期时间的相处,凯萨琳便与基奥中学的女学生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完全没想到的是,在下一个学期刚准备要开学的时候,她突然被告知自己被调到了另外一家中学任教。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尽管心里感到非常不舍得,但是凯萨琳还是欣然接受了教会的决定。

1969年11月7日,结束了一整天教学工作的凯萨琳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这一天她的心情显得格外愉悦,在家中稍作休息之后,便和合租的室友海伦修女说「今天是发薪日,待会儿我要出去给我刚订婚的妹妹买个礼物。」 说完没多久,便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晚上7点左右,凯萨琳首先来到了距离家里不远的第一国民银行,兑现了一张255美元的薪水支票。接着她再把车开到了一家叫做穆利的面包店,在那里她采购了一些明天要吃的法式面包。然后才前往当地最有名的埃德蒙森购物中心选购礼物。

大概一个半小时过后,也就是晚上8点半左右,一位邻居看到了凯萨琳开车回到了公寓楼下。但是奇怪的是,她坐在那里久久都没有下车,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人似的。而这位邻居刚好就成为了凯萨琳的最后目击证人。

凌晨1点钟,迟迟等不到凯萨琳回家的室友海伦修女决定要报警求助。一名值班的警察来到了公寓打听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由于失踪时间尚短,再加上当时的巴尔的摩是美国治安数一数二好的地方,所以警察认为凯萨琳修女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心里想着说不定第二天一大早就会再现身,于是便例行公事的记录了一下,然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1970年1月3日,有两位猎人在巴尔的摩西南部的一座小山坡上,无意中发现了一具僵硬的女尸。经过警察的调查和家属的辨认之后,证实了这就是失踪快两个月之久的凯萨琳修女。

此时的她裙子被掀了起来,上半身是完全赤裸的状态,头盖骨有一处明显的凹陷伤痕。由于发现现场没有明显的血迹,警察估计应该是被人杀害后才丢弃到这里来。

凯萨琳修女遇害的消息传来之后,大家都感到非常震惊。毕竟巴尔的摩是一个对待天主教人士毕恭毕敬的地方,怎么会有人敢对一位修女下此毒手呢?

刚开始马里兰州警方怀疑应该是某个变态连环杀手犯下的恶行。因为不久前就有一位年龄和凯萨琳差不多的女孩,也是出门购物后被人拐走,失踪两天后同样是被人发现弃尸荒野。但是唯独不一样的是,这位女孩并没有被侵犯过的痕迹。

而针对凯萨琳修女的死,哈利警长把怀疑的目光瞄向了她身边的朋友。之所以会做出如此大胆的判断,那是因为他反复的查看了凯萨琳失踪当晚的口供,从中发现了多处不太合常理的地方。

据警察记录下来的资料得知,那天晚上在室友海伦修女报警之前,也就是晚上12点钟左右。她首先拨通的是一位叫做杰里的神父家的电话。而她当时给出来的理由是,因为自己知道他们两个是非常要好的好朋友,所以刚开始想着凯萨琳那么晚都没回来,会不会是去了杰里神父家?谁知道得到的答案却是否定的。

当杰里神父接过海伦修女的电话后,也开始担心起凯萨琳来。于是便带上另外一个朋友彼特修士,一起前往公寓与海伦修女汇合。三人见面后商量了大概半个小时,在凌晨1点的时候决定报警求助,警察上门录口供不到一个小时就走了。

据说在那之后杰里神父和彼特修士继续留在了公寓。他们三个人围在一起举行了一场弥撒仪式,说是要为了凯萨琳修女做祈祷。

大概凌晨4点钟左右,杰里神父和彼特修士决定到公寓楼下散步。结果一下楼走了不到100米,竟然看到了凯萨琳修女的车子停在路边,而且车门是半打开的状态。于是他们两个人马上冲上去,发现车钥匙还插在哪里,引擎还是热乎乎的,但是车子里却一个人也都没有。副驾驶座放着一袋整齐的法式面包,凯萨琳常穿的外套则是凌乱的丢在后座椅上。

杰里神父两人立刻冲回去再次报警。后来经过鉴定部门过来取证,得知车上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应该是被人刻意擦试过。但是轮胎上,车顶的天线上还有方向盘里都找到一些树枝或者是残缺的树叶。

哈利警长看到这里就开始觉得奇怪了。海伦修女和杰里神父口口声声说很担心凯萨琳,但是为什么在报警之前却没有一个人出门去找过她呢?

尤其是那位海伦修女,她明知道凯萨琳去了购物中心买礼物,正常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沿路去寻找一下吧,但是她却第一时间联系了杰里神父,然后就直接报警了。好像他们完全都不需要确认,就已经知道凯萨琳出事的。

除此之外,发现车子那一段经过也非常诡异,杰里神父和彼特修士两人,竟然会在接近零度的三更半夜里突然决定要跑出去散步,然后又非常巧合的在那里发现了凯萨琳的车子。

哈利警长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马上请了他们回来一一问话。谁知道一下子就抓到了一个可疑的破绽。

当他们被问到凯萨琳失踪当晚的行程的时候,海伦修女说自己一整晚都待在家里,但是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忙作证。而杰里神父则表示,那天晚上他和彼特修士一直呆在一起,他们互相可以当对方的不在场证人。那天晚上,他们先是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电影结束后就回到了杰里神父的家继续喝酒聊天,直到接到了海伦修女的电话,然后两人一起驾车前往公寓。

彼得修士说,那天晚上的确是和杰里神父去看的电影,他们甚至还保留了当晚的电影票根,可以做证明。但是电影结束之后,他就回到了自己所住的修道院,直到接到了杰里神父的来电,才分别从各自的家前往凯萨琳的公寓。

哈利警长抓到这个漏洞后感到很振奋,立刻在乘胜追击,针对杰里神父和彼特修士做出进一步逼问。谁知道杰里神父此时竟然改口了,并狡辩说是自己一时记错而已。哈利警长当然不会那么轻易相信他的话,于是马上向法院申请了搜查令,决定要对他的住所进行搜证。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警方从杰里神父家里找到了一些信件,竟然无意中揭开了一段禁断的暧昧关系。

前面说到杰里神父和凯萨琳修女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是从他们长久以来通信的内容得知,他们绝对不仅仅是好朋友那么简单。

其中一封信里面提到杰里神父甚至已经向凯萨琳求过婚,并表明了希望可以一起还俗,然后共建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是从凯萨琳的回复得知,她依然还没有下定决心,在天主和杰里神父之间她似乎更倾向于选择侍奉天主。因此凯萨琳委婉的拒绝了杰里神父的好意。

看到这里一部分警察忍不住做出猜想,会不会是因爱成恨而起了杀意呢?但是也有一部分人认为,单单只是因为被拒绝求婚而杀人,这样的动机未免有点太过于牵强了。会不会里面还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我最亲爱的杰里。 我的月经已经晚了十几天,但是很遗憾最后还是来了。 你可能觉得我有点太过任性,因为你我的心好痛,我必须默默地等你。 等待你的需求,等待你的承诺。 因为你的身份是如此的不寻常。 我觉得相比两个月前,我已经慢慢适应这种等待的生活了。 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爱着你,我渴望得到你,我想怀上你的孩子,我爱你。 来自最爱你的海伦。

读完这封信之后,整个警察局的空气突然都安静了下来。大家做梦都没有想到,这几位理应终身守贞的天主教神父与修女,私底下竟然发展出一段如此复杂的暧昧关系。而在场的哈利警长听完后,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凯萨琳修女一定就是这段复杂关系里面的牺牲者。

正当他准备朝着这个方向再深入调查的时候,剧情一下子发生了180度大转变。马里兰州的警方高层突然下令,必须立刻停止调查杰里神父等三人。

原来是因为巴尔的摩的大主教,聘请了一队精英律师团,准备要对警署提起告诉,并扬言说如果警方有确凿证据的话,请你们马上逮捕他们。如果没有证据的话,请立即停止调查,要不然就要控告警方诋毁天主教会的名誉。

在如此强大的压力下,哈利警长也不敢与庞大的教会力量作对。于是他向上级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那就是让杰里神父等3人参加测谎测试,如果他们能顺利通过,就立刻还他们自由。

对于这个完全没有强制性的请求,没想到杰里神父和彼特修士两人竟然很爽快的接受了。而且最后他们也成功通过了测试,证明了自己与凯萨琳的死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海伦修女这边则是选择了拒绝,直到她在2001年去世为止,她都没有再向外界提起过这件事。

自从杰里神父三人的调查被叫停之后,凯萨琳修女死亡事件就再也没有其他有力的进展。时间一眨眼就过了20几年,正当大家都几乎忘记这起悲剧的时候,一个匿名的举报再次把它推回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1994年春天,一名代号为珍妮的中年女性突然站出来向媒体讲述了她隐藏多年的秘密。她宣称自己知道杀害凯萨琳修女的凶手是谁。原来在25年前,珍妮就曾就读于基奥大主教中学,而且还是凯萨琳修女在校时所教的学生之一。

据她回忆说,自从自己考上了这家让全家人都引以为傲的明星高中之后,完全没想到在这里却遇上了一辈子最大的噩梦。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子的,有一天珍妮鼓起勇气走进了学校的教堂,她决定要向常驻这里的马斯克神父告解。她说她自己有罪,并请求神父帮忙赦免自己的罪过。

马斯克神父听完后,先是关切的问珍妮发生了什么事?珍妮摇了摇头,回答说她他在自己亲叔叔的强迫之下和他发生了性关系,所以觉得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已经肮脏了。她很害怕死后无法上天堂,害怕永远都会被关在地狱里受苦。

听完珍妮的忏悔之后,马斯克神父轻轻的问了一句「我可以看一眼你的脸吗?」 珍妮毫不犹豫的回答说「当然可以。」

于是马斯克神父便掀开告解室的帘子轻轻的喵了一眼。突然他狠狠的丢下了一句「你有罪,你满脸都是罪孽,你会下地狱的。」 单纯的珍妮当场就被这句话吓到哭了出来。哭了很久,马斯克神父才再温柔的补充了一句「但是没关系,我会帮你赎罪的,我们先来进行一场祷告仪式吧。」

然后珍妮就被带到了神父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位于学校办公楼的一个隐秘角落,可以说是基奥中学里面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走进去之后,珍妮马上就被神父扯下了全身的衣物,然后在他的半强迫半引导之下,渐渐的由祷告仪式演变成了仪式。

事后,马斯克神父向珍妮解释说,其实这是一种帮她清洁灵魂和肉体的特别方法,而且让她绝对要对外保密,否则一辈子都得不到天主的原谅。

尽管整个过程都让珍妮感到非常不舒服,甚至是有点恶心。但是从小在虔诚的天主教家庭长大的她,对于马斯克的神父讲的话不敢有丝毫的怀疑。她拼命的说服自己,只要稍微忍一下就会过去的了,然后就可以为自己洗脱所有的罪孽了。

可是非常遗憾的是,她的赎罪之路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反倒是成为了一切噩梦的开始。

马斯克神父从那一天起就会不断提出要求,让珍妮过去他的办公室一起进行“祷告”。尽管每一次她都会觉得很恶心,很难受,但是每一次她都会告诉自己,这是神父在帮她赎罪。每一次结束后,她都会安慰自己说,「我再努力一下就会得到天主的宽恕了。」

不仅“祷告”的频率变得越来越密,就连地点也开始从他的办公室扩大到他的家里,他的车子里甚至是野外。而且侵犯的手段也越来越残忍,甚至已经有点把珍妮当作了玩具一样为所欲为。

平时在班上热情开朗的珍妮慢慢变得像枯萎的花朵一样,每天都无精打采,神色慌张的样子,她的变化引起了凯萨琳修女的注意。凯萨琳修女开始主动接近珍妮,希望搞清楚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珍妮每次都会撒谎说自己没事,或者是想尽办法逃离凯萨琳修女的关心问候。

这一天放学后,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收拾东西回家,唯独珍妮一个人还留在座位上,迟迟都没有要走的意思。此时的凯萨琳修女看到后也大概猜到了,珍妮应该是有事想要找自己倾诉。于是她也故意留在讲台上,等所有的同学散去。

一直等到班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凯萨琳修女主动走过去,在珍妮的座位旁边坐了下来。而此时的珍妮忍不住放下了自己所有的防备,一边擦眼泪一边把自己遭受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凯萨琳修女。

凯萨琳修女刚听完的时候显得很惊讶,但是过了不一会儿,她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并抱着珍妮,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没事的,亲爱的,等下个学期开学回来的时候,一切就会好起来的,请相信我。」

珍妮听完凯萨琳修女的话之后,半信半疑的收拾了东西回家。谁知道下学期开学之后,马斯克神父真的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似的,再也没有来找过珍妮。就算是两人在学校中偶遇了,他也会像陌生人一样擦身而过。

珍妮非常开心,心里面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但是奇怪的是,凯萨琳修女在开学之后就从基奥中学消失了,后来经过打听才知道她是被调到了别的学校。

珍妮非常感激凯萨琳修女,因为她知道一定是多亏的修女的帮忙,自己才能逃离马斯克神父的魔掌。于是心里便暗暗决定,一定要找个机会当面和凯萨琳修女说声谢谢。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开学没多久就从电视上看到了她失踪的消息。

自从凯萨琳修女失踪之后,珍妮就一直怀疑与马斯克神父有关。于是她再次鼓起勇气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并质问他到底对凯萨琳修女做了什么。谁知道马斯克神父话不多说,直接就开车把珍妮带到了一个荒凉的郊区,然后下车走到了一个小山坡上,并指了指说「你要的凯萨琳修女就在那里。」

珍妮朝着神父指的方向一看,发现地上躺了一个人。她走近一看,当场就被吓到跪倒在地。因为躺在那里的就是凯萨琳修女本人,而且她的脸上已经爬满了蛆虫,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马斯克神父也慢慢走了过来,拍了拍珍妮的肩膀用威胁的语气说「如果以后你还敢和别人提起我们之间的事,上帝就会用同样的方式惩罚你。」

珍妮听完之后彻底被吓到崩溃了。从此,她再也不敢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直到25年后她决定站出来的今天为止。

自从珍妮向媒体抛出了一个如此大的炸弹之后,整个美国社会都被震惊了。毕竟虔诚的天主教教徒占据了这个国家将近四分之一的人口,大家很难相信,自己最尊敬的神职人员竟然会做出比魔鬼更可怕的恶行。尽管巴尔的摩大主教第一时间站出来否认,但是不知道是为了躲避媒体还是心虚,他们马上就把马斯克神父调离了美国。

1995年,珍妮正式起诉马斯克神父性侵且谋杀。但是辩方律师以「过了时效」 为由,申请起诉无效。并不断针对珍妮的精神状态进行攻击,声称她所说出来的一切,都是因为精神不正常而臆想出来的故事,因此法院最后撤销了珍妮的起诉。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再次慢慢的被世人遗忘。但是珍妮并没有放弃过要讨回公道。她向所有曾经就读过基奥大主教中学的校友写信,一一询问有没有人和自己一样,曾在学校时遭受过马斯克神父的侵犯。

起初这些信件都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直到踏入了2000年之后,才开始有号称是受害人2号,受害者3号等等的人,陆陆续续的选择了站出来与安妮联系。很多人都是因为已经成为了奶奶级的人物,没那么在意别人知道自己曾经被侵犯的过去,所以才愿意把秘密公诸于众。

2017年,总共有16名受害人联合起来,再次向马斯克的神父提起了告诉,尽管此时的他早就已经因病死亡。

经过漫长的法律战之后,代表马斯克神父的巴尔的摩大主教决定要跟这16名受害者达成和解协议,并以472000美元的赔偿款来结束这件令教会蒙羞的丑闻。

另外在凯萨琳修女被杀害的案件方面,巴巴尔的摩大主教也表示,在凯萨琳修女失踪之前的暑假期间,她曾经向教会举报过马斯克神父的违法行为。之后教会马上就决定了要针对马斯克神父展开内部调查。而且在调查期间,为了避免两人碰面出现争吵,教会还特意把凯萨琳修女调到了别的学校任教。非常巧合的是,凯萨琳修女被拐走的第二天,刚好就是她要出席内部调查会做证人的日期。

美国的FBI听到这些证词之后,认为马斯克神父的确有可能会因为想要阻止凯萨琳修女出来作证,而产生了杀人动机。于是便决定把他作为重要嫌疑人展开调查。

2017年2月28日,FBI成功拿到法院的允许,把马斯克神父的坟墓重新打开,并从中提取了他的DNA信息。然后与当时凯萨琳尸体现场,找到的一些疑似是作案人留下的烟头做DNA比对,但是最后的鉴定结果显示两者完全不吻合。

知道这个结果后的珍妮,仍然坚持马斯克神父一定就是这起案件的主谋。就算是DNA的比对结果不吻合,也不足以证明他与此案无关。也许那些烟头根本就不是凶手留下来的,又或者是亲自动手杀人弃尸的并非马斯克神父本人。

2010年开始,有两位退休的妇人决定永久追查此案。这两个人都曾经是基奥大主教中学的学生,她们感激凯萨琳修女在校任教时给同学们带来的快乐时光,这位善良的天使不应该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因此,她们决定要把余生的精力都放在追查真相上。

可惜非常遗憾的是,由于此案已经过去太多年了,很多线索都已经无从考究,甚至连曾经存放在警察局的证物也都丢失的丢失,损毁的损毁。

尽管很多人都想要为凯萨琳修女讨回一个公道,但是很有可能这将会是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谜。

“风暴阴影”改变俄乌局势?俄南部军区副司令疑遭袭身亡,或为俄在乌阵亡最高阶将领

重大进展!微软以690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获批准!动视暴雪股价大涨10%

苹果和索尼为PS4/PS5用户提供Apple TV+免费试用,最长6个月

AMD 悄然推出 R7 5700 和 R3 5100 处理器,预计仅供 OEM 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