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12日

2007年8月31日上午,因旁听人员众多,北京远东德尔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赵冬辉被控行贿案,由北 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移至首都经贸大学西校区模拟法庭进行。

法庭里座无虚席。早早就坐在了旁听席上的北京市100多家医院的领导、18个区县的卫生局领导,以及社会各界 人士,交头接耳,细声谈论着这起“圈里当红”的贿赂大案。

9点整,赵冬辉被法警带入法庭。站在被告人席前,他的眼神向旁听席的左侧第二排扫去,那里坐着他的亲友。当听 到法官宣判自己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时,赵冬辉紧张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轻松甚至带着几分欣喜,他转头望向家人,低声说 了一句:“还可以。”

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为了推销公司的呼吸机、手术室吊塔、麻醉机、手术床、监护仪等价值1200余万元的医疗 器械,北京远东德尔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原副总经理赵冬辉在2002年7月到2006年9月期间,以公司的名义先后独自 或伙同公司销售经理秦建东数次向北京的10家大中型医院院长、科室主任等17人行贿,数额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共 计150余万元。

为此,赵冬辉被以单位行贿罪起诉到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而与之相关的受贿人员也陆续被检察机关查办。

北京远东德尔医疗器械公司贿赂案,被称为2007年“京城最大医疗贿赂案”。用相关检察人员的话说,这个案子 涉及区域广,作案时间长,牵扯的国家工作人员多,行贿数额高且提取好处费比例明确,特征十分明显。

北京远东德尔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下简称远东德尔公司)成立于2000年,法定代表人是崔玉普,公司主要业务是 代理德国德尔格公司生产的麻醉机、呼吸机、吊塔等医疗设备。

赵冬辉,1975年出生,2000年7月毕业于北京联合大学中医药学院。毕业后不久,赵冬辉就应聘到远东德尔 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北京和天津的各个医院都是他的直接销售对象。凭借在营销上突出的个人能力,赵冬辉在公司取得了出色 的工作业绩。仅用4年时间,年轻的赵冬辉就已经被任命为公司的副总经理,主要负责北京市通州、大兴、丰台、海淀、平谷 、密云等区县医院的器械销售。

入行不久的赵冬辉就已深谙医疗器械销售的“潜规则”,大兴区人民医院原院长、大兴区卫生局原副局长王克军则成 为赵冬辉将这些规则付诸实践的第一人,同时王克军也是本案涉及的受贿人员中最早被“牵出”的一个。

2002年秋天,赵冬辉无意间得知大兴区人民医院准备购买价值37万元的麻醉机,他便开始奔走,并将目标锁定 了时任大兴区人民医院院长的王克军。赵冬辉在游说王克军时承诺:“如果你们愿意购买我公司的产品,公司愿意拿出合同标 的的10%给您个人作‘学术支持费’。”

果然,不久后,在医院就购买麻醉机进行的招投标中,王克军主动给予赵冬辉照顾,远东德尔公司以相对很高的产品 价格最终中标。事成之后,赵冬辉送来了当初承诺的1万元,“出了力”的王克军也就毫不推辞地将钱收进了腰包。

赵冬辉回忆说:“没过几天,医院的一名工作人员就主动给他打电话,要求再购买一台麻醉机,售价22万元。我明 白,这也是王克军帮的忙,于是就又按照约定的回扣比例,给了王克军2万元。”

然而,王克军给予赵冬辉的远不止这些零星的器械采购。两人之后的一次合作,对王克军来说可以算的上是一桩“大 买卖”。

2005年至2006年,大兴区人民医院兴建病房楼,病房楼的手术室内需要手术灯、手术床等设备。赵冬辉再次 请王克军出马,并顺利地向承包工程的公司售出了远东德尔公司300万元的产品。但是,直到2006年6月,这笔货款仍 没有结清。尽管当时王克军已经调任大兴区卫生局副局长,但为了拿回钱,赵冬辉还是找到了他。

王克军依旧非常“配合”,马上跟大兴人民医院和建设方开协调会,让他们落实资金。在他的一再督促下,3个月后 ,资金结清,王克军则拿到了那等待已久的高达30万元的回扣。

其实,王克军在调任大兴区卫生局副局长之后,对远东德尔公司仍是照顾有加。2006年的一天,远东德尔公司的 另一名销售经理接到了王克军的电话,“黄村卫生院要购买一台麻醉机,我想由你们做这笔业务,报告我已经批了,让销售经 理直接找黄村卫生院院长联系吧”。之后,黄村卫生院的业务顺利成交,赵冬辉给王克军送去2.5万元。

正如大部分贪官的下场一样,不久,赵冬辉因涉嫌行贿被丰台区检方调查,王克军收受回扣的事情终于露出马脚。

2006年11月1日,王克军因涉嫌受贿被刑事拘留,11月9日,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2007年8月31日,大兴区人民法院对王克军案进行了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王克军有期徒刑11年,没收个 人财产5万元,在案扣押的35.5万元予以没收。

赵冬辉在供述中说,想要和互不相识的医院打好交道,秘诀就是让对方关键人员吃回扣。只有给了回扣事情才好办, 不然准得罪人,而这些人可是谁也得罪不起的。回扣的比例在产品价格的5%到10%之间浮动,“我一直认为这是行业的潜 规则,我是替公司去给回扣的,至于回扣的具体数额,都是由公司事先弄好的,我并不知道。我并不知道这样做触犯了法律” 。

2004年,在北京航天总医院购买两台呼吸机的投标过程中,该院原院长马洪山就主动向远东德尔公司明确提出要 10%的回扣。然而,赵冬辉在给了马洪山5.8万元回扣后却只结清了一部分货款。后来在给该院设备处处长李满林和IC U主任赵呈恩各1万元,这两人签字后,才很快结算余款。2005年,马洪山又主动找赵冬辉购买了两台呼吸机。

邱振环是通州区潞河医院的原党委书记。他曾一次性接受赵冬辉的贿金40万元,是本案中单笔受贿金额最多的人。

“那天赵冬辉约我喝茶,在送我回家的路上,一销售经理递给我一个口袋。我用手一提感觉是钱,就推辞,他俩说没 事,我就拿回家了,我老婆没问我是什么,我也没说直接放到大衣柜里了。”邱振环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此后不到半年时间 ,赵冬辉向潞河医院成功出售了价值200多万元的医疗设备。

那天,口袋里的钱数额是40万元。春节前,邱振环给医院领导中的5人每人发了5000元“福利”。接着,他又 开了一个团拜会,给7名家属成员每人发了2000元红包答谢支持。此外,他还花8万元订了22只镏金狗送人,以增进与 区里各部门的感情,并不断请人吃饭。后来,邱振环将剩下的25万元用于购置一套200多平米的复式房。

最终,邱振环被控收受包括远东德尔公司在内的多家公司贿赂70余万元,另有194万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赵冬辉在后来的供述中提到了干他们这行送回扣的“门道”:要给有采购决定权的负责人和医院领导送钱,建立长期 业务联系。一般情况下,都是由销售经理和客户谈好回扣数额,再向总经理汇报,最终的回扣数额都是由公司的总经理确定的 。而且,按照“行规”,回扣一般都是以“学术支持费”的名义送去,送回扣时一般为两人,主要是为防止一个人在此过程中 私自截留回扣款。业务员和销售经理一般能拿到销售额2%的提成。

然而,送回扣仅仅是赵冬辉与领导们联络感情、维系关系的方式之一。在销售过程中,赵冬辉还会为他的这些身为医 院负责人的“好朋友”报销各类发票、车票,以增进彼此之间的“友谊”。海淀区航天中心医院综合计划处副处长承认曾经在 远东德尔公司报销了5000元差旅费用。

2006年9月,一份举报信递送到丰台区人民检察院。信里称,远东德尔公司安排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三院下属医院 一副院长出国旅游。

接到举报后,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立即展开调查,发现该医院院长、副院长确实曾去欧洲旅游,陪同人是远东德 尔公司的销售经理秦建东。秦建东在接受调查时对此供认不讳,并交代说具体事宜是由公司副总经理赵冬辉负责的。

作为这起重大行贿案的直接责任人,赵冬辉在反贪局详细供述了以出国游方式行贿医院院长、副院长事件的前前后后 。

当初,远东德尔公司正准备投标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三院下属医院的业务。因为招标业务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副院长何某 和麻醉科主任,赵东辉便一直努力讨好他们,在该院院长施某表示希望去德国等地游玩时,赵冬辉立即向公司总经理崔玉普进 行了汇报,并决定由秦建东陪同他们出国。贪心的施某在欧洲旅游时,还曾让赵冬辉找人帮忙换了3000多欧元和一些美元 ,折合人民币约4万元,始终未还。

早在2004年,远东德尔公司就曾中标过该院一台售价30万元的呼吸机,中标后,应院方要求,给了一名科主任 1万元“科室支持费”。2006年5月,远东德尔公司又中标了该医院的一个手术室洁净工程,约500万元。3个月后, 帮助远东德尔公司得到这个“大单”的施某对赵冬辉说,他看中了一辆二手“陆虎”越野车,车已经开回家,钱由朋友垫付。 他想让赵冬辉买下车,让他开一段时间,车可以落户在赵冬辉公司名下。赵冬辉二线万元现金给了施某, 并将车辆过户,后来又分两笔将23万元给了施某,车一直由施某开着。

赵冬辉在供述中说,后来副院长何某曾找过他,说医院里有人把出国一事举报到上级单位航天科技集团三院纪委,何 某就将2.4万元出国费用退回,远东德尔公司帮他们从旅行社开了一张发票。

2007年6月21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单位行贿罪起诉赵冬辉,但却没有将远东德尔公司列为被告 人。7月10日,丰台区人民法院致函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建议追诉远东德尔公司为刑事被告人。此后,远东德尔公司也成为 该案被告人。

到目前为止,此案牵出的10家医院17名负责人中,有1位院党委书记、8位正院长、1位副院长,目前他们已受 到各区县司法机关的查办,并有2人进行了庭审。大兴区卫生局原副局长王克军被判有期徒刑11年;通州区潞河医院原党委 书记邱振环8月底在通州区人民法院受审,尚未宣判。

此案庭审中公诉人指出,这类案件不但有损医疗器械销售行业的公平竞争,而且无形中增加了医疗设备的购置成本, 严重干扰了医疗机构的廉政建设,使负有救死扶伤、治病救人天职的医疗圣地受到玷污,直接导致百姓看病难,就医费用高, 给社会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后果。

2007年8月31日,丰台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赵冬辉有自首情节,予以从轻处罚;但在自首的同时交代受贿人不 属于立功。据此,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直接责任人、该公司副总经理赵冬辉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以单位行贿罪判处远 东德尔公司罚金500万元。

根据对公司500万元罚款的处罚,法院目前已查封了该公司在海淀区知春路的两处房产和以赵冬辉名义购买的陆虎 越野车,将其变现后连同扣押的远东德尔公司账户的余款,并入罚金项执行。据悉,对此判决结果,远东德尔公司不服,已经 提出上诉。

案发后,赵冬辉曾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是犯罪,因为现在都这么做,自己只是打工的,一切都是在老板的指使下所为。 而本案的事实告诉人们,受单位指使行贿同样也是犯罪。

“去年10月12日晚,我是自己乘出租车到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的。我去年刚刚结婚,现在我特别想念我的家 人。”赵冬辉最后陈述时,提到自己的家人,声音有些哽咽。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