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11日

借助学校的国际学术交流平台,我接触到了爱堡的Joanna Wardlaw教授,通过现场面试达成了交流的意向,这也为我之后申请她的课题组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捷径。由于我的研究方向为脑小血管病影像,我在爱堡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室里做研究。

在交流期间,我在一次国际会议上发言,介绍了自己的研究成果,收获颇多。不过,在学术之余也要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爱丁堡是英国旅游必去的地方,风景秀丽,治安良好,是一座很安静的小城。

我要感谢国家留学基金委给予的资助;感谢川大和导师提供的高水平研究平台让我有了与国外教授直接接触的机会;感谢国外导师对我的指导,包括研究方法、论文撰写、学术汇报等。这一段经历也让我与国外高水平研究团队建立了长期联系,将对自己博士后研究和今后的职业前景有重要促进作用。

对我而言,交流期间不同学科和文化的碰撞,就是一场思维的盛宴。我本科是微电子专业,硕士在商学院,博士转去历史文化旅游学院深耕旅游管理。所以,我一方面想借助这次交流的机会去体验不同的文化,另一方面想继续探索这种跨学科的学术研究。也因此,我在鲁汶大学的导师就是计算机和管理科学与工程双学科背景。

交流期间给我最大的感触是那里的学术团队在做社科类研究时有明确的研究方向,他们秉持着“慢工出细活”的态度做研究,并且有跨团队的交流机制,以至于我能够认识很多非本课题组的同学和老师。

如果有了想海外交流的念头,就要提前计划早做准备,包括语言、发表的文章、文书、意向学校导师短名单等。同时,还需要抓住申请国际学术交流项目和国家留学委基金的时机。留学期间在做科研的同时,也要融入当地文化,深入交流并建立长期的联系,这对我们以后的学习、科研、生活都很有帮助。

我攻读的四川大学3+2+3本硕博连读计划,为了将来有更多的学术交流与深造机会,同时也受到师兄师姐的影响,博士期间到丹麦奥尔堡大学陈哲老师团队访学一年。

丹麦是世界最幸福的国家之一,奥尔堡也是一座很美丽的城市,刚到奥尔堡就被“奥村”的欧洲乡村风吸引。

在导师的指导下,我撰写了多篇顶级SCI期刊,也为现在在川大任职打下了基础。对于未来留学的同学,从个人角度建议大家在做科研的同时,多游历些国外的风景文化,开阔眼界。

“UBC校园风景很好,初春的时候可以看看整条路的樱花,夏天可以看到Rose Garden各色的花,秋天可以看到铺满路的红色枫叶,冬天可以看到银装素裹的Main Mall。”在海外留学的日子里,我总喜欢沿途记录学校周边的风景,这开阔了我的视野,也让我能够更专注地投入学习。

借助海外留学基金的资助,在联培期间,我多次去往不同的研究中心学习,向课题组作研究报告和进度报告,和各种专业背景的人深入交流,同时也多次参加IEA、COP26等能源相关会议。这些经历弥足珍贵,让我对可再生能源的研发及应用建立了更完整的认知。

在做项目的过程中,我遇到了很多留学的中国人,也认识了很多外国朋友,要多和外国人交流,学习他们的优点。此外,要合理安排自己国内科研和国外科研的计划,这样才能有效地在科研上拓展新领域、寻找新契机。

当初正好有川大欧研中心的创新项目,我的博导段峰教授鼓励我们积极申报,在认真准备研究计划后我去比利时的根特大学进行联合培养。

除了基本的硬件设施和藏书丰富的图书馆外,学校积极为大家提供各类交流和展示平台。在系列研讨会和讲座之外,学院还会设立“Research Day”,邀请博士生或博士后就个人研究做一份海报,当天在学院大厅展示。

比利时是个小国,但地理位置佳,国际交流极为频繁,参与国际项目和会议很方便。留学期间我参加了很多国际会议和项目,印象深刻的有由根特大学、格罗宁根大学、哥廷根大学和乌普萨拉大学四所欧洲高校共办的“U4 Summer School”和在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举办的“International Intensive Program on Buddhist Studies”项目,我也在相关论坛上做了报告。我有意识地参加国际学术交流拓宽学术视野、增强表达沟通能力,在这个过程中也结识很多优秀学者,了解所在研究领域的最新动态。

海外学习不仅拓宽眼界,也让我的内心成长了很多,也因此更加坚定了自己以后做学术的意志。

我决定出国交流学习,一方面是因为导师的鼓励,课题组有博士期间出国联合培养的传统,另一方是因为非常想亲身体验国外科研思维和氛围上的不同。

我在德国科隆大学交流学习了一年,参加的是实验室联合培养项目,明显感觉德国实验室的节奏比国内慢很多,他们做实验计划会细致到安排每一分钟该做什么,然后才会开始着手实际操作。在与外导的交流上,我一开始很紧张,因为担心语言障碍,担心自己的专业性不够,但其实相处过后发现这些都不是问题。我的外导在跟我谈话时会非常认真、和善且真诚,会在我找不到合适词汇表达时给我友好的提示。交流期间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是在看实验课题相关文献时,我有一个不清楚的问题,教授鼓励我写邮件咨询原作者,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在问了我的想法和疑惑的问题后,用他的邮箱和我一起写邮件咨询,落款是我和他的名字,当时我感觉得到了非常大的认可和支持。

经过一年的海外学习,我更加坚定了原本的职业规划,继续在高校从事科学研究,也深感不同文化下的科研之路是相通的。

博士二年级时,我看到了川大国际交流与合作处关于CSC留学通知的推送,在导师和女朋友的鼓励下申请了联合培养项目。我很感激国家留学基金委给我出国交流的机会,这一年让我领略到更多的学术、科研、风景和人文,在写论文、做实验之外,我也学会了放慢生活节奏。工作和生活变成了两个世界,那是一种有趣的感受。

我去的是荷兰北部的一个小城格罗宁根,靠近德国和丹麦,非常小,所以当地留学生都叫它格村。我对格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没有春天,夏天的长度按天计,大风吹过一年四季。由于文化的不同,我还是更喜欢和享受国内真诚、热闹和含蓄的生活方式。

这一年带给我的感悟主要分两方面。在科研工作上,我觉得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差距越来越小,并且我相信以后的差距只会更小。在未来职业发展上,这次联合培养项目为我开拓了更广泛的科研视野。

在海外学习期间去的是非华人组,英语水平,特别是专业词汇储备量提升了很多。学习节奏比较快,老师和学生们在实验室呆的时间都很长。NUS注重对开题和中期的审查,就跟川大一样,能让学生有较好的规划。

出国后觉得一定要找个能够提升个人能力的工作。感谢国家留学基金委和川大国际处老师的大力支持和辛苦付出,感谢这段经历让我有了更多元化的认知,是一生的宝贵财富。

攻读博士期间我就有意申请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项目,仔细阅读出国留学人员选派简章后,就按要求准备相关材料,其中有一项是国外目标院校的邀请信。因为博士期间攻读的是法医学专业,研究方向侧重于法医影像学,在阅读相关领域专家论文后,就积极主动向心仪导师联系。通过面谈,最后我顺利地来到哥本哈根大学的法医学研究所。到达哥本哈根的当天,天已经黑了,导师亲自来机场接我,那一刻我非常的感动。

留学期间,我积极参与导师的一些研究项目和研究工作,工作氛围很和谐,假期当中导师也会组织大家一起聚会游玩。哥本哈根城市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随处可见古朴的欧洲风格建筑,景美人善,大部分居民都很友好,出行都喜欢骑自行车,不愧为“自行车王国”。通过海外交流学习,我对本学科当前的前沿研究热点,以及国外法医学特别是丹麦法医学发展的状况有更多了解,丰富了个人对本学科的认识。

硕士期间选择新加坡除了学校本身的原因外,也有出于对这座花园城市的好奇,对这个国土狭小、资源匮乏却能在短时间内创造出经济发展奇迹的国家的好奇。在异国他乡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去观察、去学习、去体悟,站在他者的角度看自己、看中国、看世界,是我留学的初心和目的。

在教学上,相比国内,课堂中会有更多的师生互动和个人展示部分;此外,每门课程都有团队合作项目,对于期末考核来说,个人努力与团队合作同样重要。求职方面,新国立有自己的招聘网站,学校也会定期举办career fair,许多企业会在此举办宣讲,学校本身也会通过邮件定期给大家汇总推送招聘信息。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大三暑假通过“大川视界”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英国剑桥大学交流项目。于我而言,那段经历为我之后申请交流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也让我收获了意料之外的加速成长。

近年来,四川大学积极开展高水平国际交流与合作,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显著提升,截至目前,已与34个国家和地区的268所大学和研究机构建立合作关系,与60余所国外一流大学开展了近100个 “2+2”、“3+1”等模式的校际学生联合培养项目。

同时,学校坚持国际化教育“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积极通过各类短期项目拓展学生国际视野。

“国际课程周”(University Immersion Program, UIP)项目在每年暑假前开展,已累计邀请了近1500位来自牛津、剑桥、哈佛等世界一流大学的外籍专家到校,开设全英文课1700余门。

“大川视界”大学生海外访学计划,支持在校学生前往国(境)外知名高校、研究机构、国际组织和企业进行短期访学、实习参观等,已累计发布100余个项目,涵盖20个国家和地区的90余所高校。

近5年来,在校学生通过各类长短期交流和联合培养项目出国(境)交流学习近1.1万人次。2023年,“大川视界”已发布项目近60个,校级学生联合培养项目也正在有序发布,学校将进一步加快和扩大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满足学生对优质教育资源的多元化需求,助力更多同学从四川大学走向全球高等学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