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2日

接近20年时间,大连足球运动学校都没有足球队和足球运动员,但这所全国第一所公办全日制足球运动普通中等专业学校,没有像其它足校一样消失。在漫长的日子里,他们承接了不少大连市田径队的培训和比赛任务,也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

“这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很长时间以来,不管是参赛还是总结,永远都在说,大连足球运动学校田径队勇夺佳绩。”学校教职工告诉记者。

不过,现在学校不用再尴尬了:2021年9月,大连市体育局重新规划女足项目布局,足球回归大连足球运动学校。目前,学校负责承接大连市女足训练比赛任务,除拥有一支女乙队伍外,还有U10-U16和青年队共8个组别梯队。今年,学校组织了9支球队参加了中国足协青少年足球锦标赛重点城市组比赛,还参加了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U16女足晋级全国16强)和辽宁省运会(包揽女足比赛三项冠军)。

此外,记者也走访了更基层的金州区和普兰店女足,以探寻中国青少年女足的培养制度和发展模式。

大连足球运动学校创办于1985年,是全国第一所公办全日制足校,韩文海、李明是大连足球运动学校的第一批足球运动员,之后是张恩华、孙继海、张永海等足坛名将,一批又一批球员从这里走上中国各级联赛的舞台。

这里的巾帼不让须眉。韩文霞、韩端、毕妍、郑琴、马晓旭、庞丰月、朱钰等球员都出自这所学校,毕妍1990年入校,韩端1996年入校,马晓旭则是1999年进入学校。

遗憾的是,进入21世纪后,大连足球运动学校的足球项目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2005年之后学校再也没有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很长一段时间里,大连足球运动学校扎根星海广场,条件艰苦,学校教练员也笑言:“出去参赛的时候别人问我们在哪里训练,我们说在星海广场,地方老大了,整个广场都是我们的训练场。”

2021年3月,经大连市统一协调,大连足球运动学校终于“鸟枪换炮”:学校整体搬迁到大连体育中心,接收了3快标准足球场(2块天然草皮足球场和1块人工草皮足球场),同时接收了室外田径、室内田径馆和投掷场地。除了场地,学校还得到了122个房间作为运动员公寓和可以容纳1200人就餐的运动员餐厅以及教室和办公场所作为配套。和学校相邻的单位则是大连体育事业发展中心,那里拥有规模更大、更全面的运动员公寓。

2021年9月,足球终于回归了:为进一步优化大连市女足项目布局,振兴大连女足发展,提高女足竞赛成绩,经大连市体育局党组研究,将女足训练队移交学校管理。队伍发展至今,已拥有2003到2015合计13个年龄段的300余名运动员。

目前驻校训练的三支正式球队是参加女乙联赛的2003-2006年龄段球队,以及07/08年龄段梯队和09/10年龄段梯队,下属网点则拥有2011-2015年龄段梯队。网点学校则由大连足球运动学校给予政策和资金方面的支持,以保证其梯队建设的合理性和延续性,这也体现了大连在发展女足方面的决心。

张永海是大连足球运动学校一线队、女乙球队的主教练,这个张永海是“大海”张永海,大连人,健力宝球员,另一个张永海则是“二宝”张永海,盘锦人,司职中后卫,曾效力于辽足、国安等球队。和“二宝”相比,“大海”张永海因伤病原因导致职业生涯并不顺利,退役后回到母校。足球回归大连足球运动学校之后,他成为了学校女乙球队的主帅。

目前大连足球运动学校在女乙D组(小组6支球队)中排名第二。球队主力王咪佳曾是2022年世少赛国青队的主力球员。郭世宁则是本届U20女足队员,但因为伤病无缘此次U20女足的两次预选赛,目前她虽然恢复了训练,但腿上仍旧缠着护膝绷带。

07/08年龄段梯队主教练是前国脚郑琴,她也是大连足球运动学校走出来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无疑是对他(她)们最真实的写照,这支球队中有三名球员入选了U17国家队,分别是肖嘉琪、范奕乔和周欣怡。09/10年龄段球队由一直热爱女足人才培养的退休返聘老教练王世杰执教,他是第一届大连队队员,曾经培养出韩文霞、郑琴、韩端、毕妍、朱钰等众多国脚及女足名将。

19日,大连体育中心的外场地上迎来了一批“小客人”——学校基层网点普兰店区体校的孩子们,她们是2011到2016年的女孩,对应的是普兰店11/12年龄段梯队、13/14年龄段梯队,以及初步组建的15/16年龄段梯队。

11/12年龄段主教练戴威介绍了普兰店青少年女足开展情况,普兰店发展青少年女足有着超过20多年的历史,目前依托普兰店区体校,主要开展13岁以下青少年女足的培养工作,和大连足球运动学校实现无缝对接,其梯队模式非常合理,延续性也很强。

12岁的黄欣怡已经踢了快4年球了,接受采访的时候她一直笑,说踢球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她特别喜欢。记者问她:“不怕晒黑吗?”小姑娘笑了:“不怕,就怕踢不好。”

“下午训练完不着急走,到学校食堂吃完饭再走。”学校叮嘱戴威,戴威笑了:“孩子们非常喜欢来学校训练,咱这里场地更好,她们更喜欢在学校吃饭,来的路上还问会不会留在学校吃饭呢,这下子她们肯定特别开心。”

大连足球运动学校目前的两个主要网点便是普兰店区体校和金州区金州体育场,第三个网点瓦房店也已经开展青少年女足运动。

这天下午,记者也来到了金州体育场,肖嘉琪他们就来自于金州体育场女足。和普兰店女足依托区体校不同,金州区青少年女足依托金州体育场。“1995年,区里把培养青少年女足的任务交给了我们体育场,我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当教练的。”金州体育场青少年女足教练唐忠庆告诉记者,他同样出自大连足球运动学校。

金州体育场没有外场,内场草皮也不适合日常训练。在这种情况下,金州便在跑道上铺设了两块小足球场,28年来,金州女足便是在跑道足球场上培养出了李冬娜、庞丰月、王飞、薛嬌、刘艳秋、黄望等国家队队员以及赵歆翟等国青队队员。

虽然是简易球场,但因为底层是塑胶跑道,有一定的缓冲,所以踢球感觉还不错。“我们最幸运的就是有了这两块场地,另外我们的孩子分布在区里的几所学校,除了金州体育场的这两块小场地之外,我们也会用学校的场地。我们这两块场地在下午的时候是有金州体育场主席台遮挡的,晒不着,所以小姑娘们都特别高兴。”唐导的这一番话也让记者颇为感慨,艰苦的条件没有让基层教练退却,他们始终是苦中作乐。

这些基层的教练员们,不但要教孩子们踢球,还要到学校接送孩子,没有校车,他们就给孩子们办了公交卡,领着孩子们坐公交车。“当然,并不远,两三站,所以也没什么。”唐导说。肖嘉琪也回忆起自己在金州踢球的故事:“我那时候在金润小学上学,每天都是两练,早上五六点就起来训练,放了学再训练。”

目前,金州体育场有两支梯队,即11/12年龄段梯队和13/14年龄段梯队,正在组建15/16年龄段梯队,这天下午来训练的就有六七个2015年龄段的孩子。进入梯队的孩子都在金州体育场吃住,在附近的小学上学,属于体制内的培养模式。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不管是金州还是普兰店的小女足队员,大都是来自于农村或者城郊结合部,只有少数来自于大连主城区和普兰店、金州的市区。学校和戴威、唐忠庆两位教练也分析了其中的原因,其一,城市里的孩子吃苦能力普遍差,同时选择更多,农村的女孩普遍能吃苦,其二,这种有保障的体制内培养模式对农村女孩的吸引力更大,而且还可以到城区上学,且没有其它后顾之忧;其三,基本身体素质方面农村的女孩更出色,原因是她们平常的运动量更多,所以身体素质更好。

目前来看,男足在校园足球中更受欢迎,青训的社会化程度更高,比如目前校园足球开展较好的基本都是男足,更比如大连男子青少年球员培养依托的便是职业俱乐部如大连人和业余俱乐部如龙卷风等等,他们同样拿到了省运会全部的6个男子组冠军。女足虽然也有校园足球的孩子,但各地更多是原有的体工队模式,体现出体制内女足人才培养的优越性,包括江苏、上海、广州、北京等地也是如此。

“好处就是,女孩们会一直踢下去,而不是像男孩子,到了初中很多人就不踢了。”唐忠庆指导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