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7日

放映机转动,你看到的不知是潜意识的梦境还是现实;都市的楼体LED灯彻夜亮着,照着的可能是高科技低生活的太空废墟,但你更愿意把它叫不夜城。

由导演田咖喱与NOWNESS共同创作的短片《五感之谜》,是一首重新定义五感的影像诗,以能量、时间、空间、感知与语言等五个维度,表达当代文化语境下的五感,并联合香奈儿邀请到五位创作者对应出演。这也是香奈儿与《艺术新闻 / 中文版》共同举办的创意赋能系列论坛在影像维度的延展。

赋能,是为文化与艺术创造绵延的契机。百年前,嘉柏丽尔·香奈儿就在她的时代与先锋创作者同行,资助了斯特拉夫斯基《春之祭》、赛尔戈·佳吉列夫的芭蕾、毕加索、让·柯克多等艺术家和作品,打通对音乐、舞蹈、视觉艺术的多重感知,共同塑造一个时代的精神内核。

如今进入数字媒介的时代,我们该如何重新审视五感?在导演田咖喱看来,“现实力量不是衡量世界的唯一尺度。”作为第47届学生奥斯卡奖实验单元金奖的获得者,田咖喱在影像与感知之间建立了一种新的通道。她将短片本身比喻为一支空盘子,让观者自己去理解,去填满。

脱离对原有感知系统的依赖,进入一个超现实的世界,五位创作者邀请你一同探索答案。

音乐是一种通感,明明是听到了一段《春之祭》的旋律,却仿佛看见舞者们充满张力的肢体律动,身体也感觉到温度的变化。作为一种通用的语言,它可以跨越文化背景的限制,让不同个体之间拥有共鸣。

在介绍起德彪西的《雪上足迹》时,钢琴演奏家陈萨会由乐曲开头的一个小二度持续音型展开联想:“它似乎是以答滴、滴答这样的固定音形来作为背景,就像画作的背景色。在这个基础上,又被加入了不同的和声,就仿佛是调色板上的不同的色彩。等我们察觉的时候,就会发现在我们的想象和感受里,这些色彩和音符就已经形成了很美的画面。”

不仅是传递感知、色彩和抽象的想象力,陈萨认为音乐中也蕴藏着饱满能量和信念感,就像法国作曲家德彪西所作的《沉默的大教堂》。

陈萨于2019年发表专辑《德彪西24首前奏曲》,2021年发表《肖邦夜曲全集》,她也是第18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唯一的中国籍评委。

“这么说可能不是太好,但是经常会发现一些人在经历了痛苦之后,可以创作出很悲怆、很特殊的作品。”陈萨说。演奏者本身就是音乐的媒介,可以把自己的亲身经历、知识、灵感融会其中,演奏出来,听众一下子就能感知到所表达的情绪。

经过了艺术的串联,艰难的经历能转化为乐章,人们闭目聆听风景也成为了可能。当我们打通五感时,这一切都超越了语言的固有束缚。

尽管艺术家曹斐曾经说过她无意于去勾勒时代的轮廓,但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在她的高频率记录与创作里,大城市的发展及变迁都还是被凝缩入其中。

这位曾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伦敦蛇形画廊开设个展的艺术家,担任了首届Chanel Next Prize的评委,并于去年在北京开幕首个国内展览“曹斐:时代舞台。她将中国过去二十多年的时代发展,比喻成一个大舞台,每个人都是参与其中的表演者。透过艺术的视角去观察,工人、舞者……这些看似反差的身份,往往并没有绝对的区隔。

2021年,艺术家曹斐与NOWNESS共创并出演“私人观点:夜游”短片,聚焦UCCA《曹斐:时代舞台》展览现场以及过往经典作品;摄影:刘翔宇

在展览现场,曹斐请来了十多年前影像创作的拍摄对象林爱玲。林爱玲所参演的影片名为《谁的乌托邦》,那是2005年底,曹斐受西门子总部艺术项目的邀请,拍摄的有关欧司朗灯泡工厂的短片。工厂位于佛山,有4200多位流水线员工。曹斐向工人们发出了500份调查问卷,询问他们的背景和未来梦想。最终收到了许多温暖、奇妙甚至是出人意料的答案,其中不少人对艺术、科学有着向往。

当时年仅18岁的林爱玲就是其中之一。她不仅是一名生产车间的“厂妹”,还是一名孔雀舞舞者,在《谁的乌托邦》中,她身穿工作服和孔雀舞裙的模样不断切换,在摞着高高货物的库房起舞,是梦想的一次照进现实,也成为影片标志性的镜头。

曹斐,2006,单频录像,20‘。图片由艺术家、维他命艺术空间及Sprüth Magers提供

而曹斐和艺术创作的到来,也让林爱玲发觉生活不只是流水线上的工作,间接促进了她离开工厂继续求学。如今她已经参与打造了两个国家级文创园,近年还创办了自己的培训机构。

十多年后,林爱玲再次来到了展览现场。大时间中的小事件被创作者细腻的感官捕捉到,一幕幕呈现出来,组成了令人动容的时代舞台,每个人都可以在其中找到怀念的片段。

曹斐,《新星》(静帧),9401 2.35:1 彩色 5.1声道有声单频高清影像 2019,图片由艺术家、维他命艺术空间及Sprüth Magers提供

短片《五感之谜》中,曹斐进入戏中戏,与自己作品《新星》中在空间里迷失的宇航员相遇。

“时间并非线性,我们可以重返过去,解答今天。”通过对周遭艺术化的影像记录,曹斐不经意展现了这二十年间的时代切片。其中既有对城市的观察,也有对人的观察。无论是“野生”的广东、巨变中的酒仙桥老电子工业区,还是基层工人、科学家和流行明星,都构成了联结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部分。

能量是一种场域,它不一定来自于完美,脆弱抑或困境,有时也可以带来一种爆发力。

吴孟珂曾在荷兰NDT舞蹈剧场连续表演了十年,在这个世界顶级舞者云集的舞团,她是少数的亚洲面孔。

但在一次次演出的背后,也曾经历过失落时刻。第一次在大学课堂上看到了NDT的表演,吴孟珂就将其视为未来努力的目标,却未曾想首次参考NDT选拔就遭遇淘汰。“那天我一回到旅馆房间就倒在床上大哭。”她回忆说。不过,这段经历只是过程中的小插曲,最终她还是成为了NDT的一员。

“年轻的时候,有着那种紧张和冲劲,我现在反而寻求一种自在。在和别人的合作中去找到自己的定位也蛮重要——我可能不完美,但我有自己的特色。时间也给了我生命的累积。”吴孟珂想起合作多年的编舞大师Sol Leon,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不要看到完美的舞蹈动作,而是要看到你是谁。”

在NDT跳舞时,编舞师还会提出一些奇怪的要求,比如“在不伤害彼此的前提下,做一件舞蹈室里不允许做的事情”。也是在这样的训练里,吴孟珂从一个乖学生,逐渐突破自己,成为自己。

“五感是需要打通的。舞蹈专业其实需要靠很多不同的专业领域来帮助,比如音乐、文学、戏剧、个人的经验和感受等等。我到一个空间看到了什么,它是什么样的形状,它是什么样的颜色。身体是我的工具,用身体表达这些颜色,抑或是抽象的温度时,感官就会相互连结。”

2021年,吴孟珂与NOWNESS共同创作“就地起舞”系列短片“Dance in MAP”,身着Chanel真丝连体裤,在浦东美术馆起舞。

三十岁时,吴孟珂遇到了比利时偷窥剧场的编舞家Gabriela Carrizo和 Franck Chartier,从他们身上获得了一些从未有过的感觉与认知。她意外地发现原来可以透过自己的日常生活,或者挖掘内心深处的情绪与自己的肢体形成某种共鸣。

“他们改变了我对舞蹈的一个看法,也让我自己对于表演这件事情不会再有局限的想法,所以思考了很久之后,我决定去探索一些更多的可能性。”于是,她选择离开荷兰舞蹈剧场,以自己的方式去构筑一个新的舞台。

拍摄短片《五感之谜》时,吴孟珂怀孕8个月,能量也来自于一个舞者的生命历程。

舞者舞动的瞬间,是借由感官引导想象力,用动作跟不同的空间、对手和音乐产生对话。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将它转化成仅属于个人的特质,用一种打通五感的方式去感受,艺术便成为不受限制的能量场。

通过对少数民族建筑的探索,文化遗产保护研究学者、建筑师李光涵打开了中国被折叠的一面,认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乡村社会。作为一名在城市中成长、工作并且接受教育的女性,这是一种独特的经历。而另一个收获是,她发现坚固的建筑之下,原来也隐藏着柔软的力量。

乡村并不像钢筋水泥膨胀供应的城市森林,这里的资源有限,盖一座建筑需要花费极高成本。同时,在漫长的时间里,人们与周围环境的情感羁绊更深,拆除或者修建一座建筑,更需要有立得住的理由。

要理解建筑物的用途、意义,就需要走入当地人的生活,去观察人们沟通、生产的方式。李光涵曾在贵州大利侗寨驻地近5年,少数民族村落女性大多不善表达,也不认识字。比起语言,她发现和当地的妇女一起做侗布时,更能了解她们的内心世界。

2016年,李光涵启动了以当地靛染侗布生产为主的保护与创新项目,致⼒于让女性运⽤传统纺织、蓝染⼿艺创造收⼊。

在这个过程中,她们会讲起自己做过的布上花纹的涵义,与之相关的生活记忆,也有人将做侗布当成了自我抒发的方式。

“很惊讶,在这样的过程中,我发现她们透露了很多非常私密的故事。但是,如果我正常跟她们聊天,哪怕认识那么久,她们也绝对不会跟我说这些事情。”李光涵说。手工促进了情感的交流,从而增进了理解,为当地文化遗产保护打开新的视角。

空间,也可以承载着情感。比起询问,不妨去走进它,便会在有形、坚硬的外表下,找到柔软所在。

数字时代的感知就是打破旧有的秩序。在虚拟世界里我们会有一个新的身份,即是化身,随着所处时空的变化,我们身体的可能性也在被延展。

艺术家陆扬运用新媒体艺术,创造了一系列虚拟形象,他将动漫、游戏和科幻等结合在一起,探索神经科学、身份认知、宗教等看似与上述要素相去甚远的宏大议题。

陆扬近两年都在制作游戏,游戏引擎的使用,让他的创作更像是在创建世界,可以让观众进入一种更高维度的观看方式。而对陆扬自己来说,这是一种更向内探索的状态,远离社会,进入一个需要的幻想世界。

从2015年的《妄想曼陀罗》开始,陆扬就开始在作品中将自己作为一个虚拟化身。到了2020年初,陆扬制作了一个超写实数字孪生,并开发出数字世界里不同的服装、发型和其他元素。他是无性的或没有性别的,在这个虚拟世界里,他可以做任何事情。这个虚拟舞台提供了一个发生于现实生活中的转世——“DOKU”独生独死。

“在虚拟世界中,我们没有肉体,我认为如今人们大多通过大脑来体验世界。在技术上,我们可以使用脑机接口让体验更加真实。如果一个角色扮演游戏做得足够好,你可以直接把自己代入角色。在那种时刻,真的就像把意识转移到另一个化身或境界之中。”

从现实到虚拟,让看似不相关的元素和话题之间相互打通,“这是一个自己生存的思考,汲取各种其他文化经验的转换过程”。虚拟空间出现后,数字让五感产生了突破原有身份的拓展。人类对世界的认知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超越以往,去往更加广袤的空间。

犹如一首乐曲的背后也蕴藏富有逻辑的律动,看似感性的表达往往由大量现实的生活体验积累支撑,创作者在感知的过程中捕捉灵光一现的瞬间,把一切浓缩于作品之中。

有人认为艺术是创造,但在很多场合下,它是一种感知和转化。赋能五感,打开想象力,换一个观察角度,从平凡生活的时间切片里找到被忽略的美妙,虚拟世界里一次超越自我的体验,亦能为意识带来无限延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