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7日

1224年,成吉思汗返回蒙古之前,在费纳客忒(今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西南)河畔,召开了一次忽里勒台。对这次西征的有功之臣进行封赏,尤其是对四个儿子的封国进行了划分,其中,术赤所得到的是也儿的石河和阿勒台山一带的一切地区和兀鲁思以及四周的冬、夏牧地,也就是囊括额尔齐斯河以西,咸海、里海以北的钦察、花剌子模和康岭等古国的领土。四个儿子都有封国,但察合台、窝阔台和拖雷都随着成吉思汗回到了故乡,术赤却在自己的封国中度过了余生,这种奇怪的安排是为什么呢?

攻打花刺子模的旧都玉龙杰赤,是术赤在西征中参与的最后一场战斗,而这场战斗却成为他的耻辱。因为和弟弟察合台不和,两个人的部队各行其是,号令不一,导致毫无配合,军心懈怠。玉龙杰赤长达七个月的攻城战毫无进展,而当成吉思汗命令窝阔台节制全军后,仅一天便将这座坚城攻破。这件事让成吉思汗非常生气,对术赤进行了严厉的训斥,导致他无地自容,额上的汗擦也擦不尽。在出征前议定继承人人选时,术赤受到察合台的侮辱,最后选定的继承人窝阔台又与自己不睦。本就心情郁闷,难以排解。西征当中,他独领一军,所攻占的城池最多,却并没得到父亲更多的赞赏,如今因为和察合台无法配合,却遭到如此的训斥,更是志恒抑郁,意气消沉。而在划分封地后,他所得的土地虽然广阔富庶,却是离故乡最远的。且和自己关系最好的弟弟拖雷的封地中间隔了察合台的封地,这明显是父亲为了避免他威胁窝阔台日后继承汗位而刻意安排的。非但如此,成吉思汗在大军东返之时,却下令让术赤配合哲别和速不台,向西去征服俄罗斯等地,术赤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要远远的调开自己。

于是,术赤平生第一次违逆了父亲的旨意,规避参加此事并前往自己的住处。而成吉思汗也被儿子的忤逆激怒了,公开宣称:我要毫不留情地把他杀掉!这是父子之间第次发生冲突,虽然术赤最终服软,给父亲送去很多天鹅之类的野味,表示请罪。但裂痕却没有能够弥合,也就在此不久,可能是因为抑郁的心情,也可能是因为惧怕父亲的惩罚,术赤病倒了。病倒的术赤也没能安心静养,成吉思汗多次派人让他到汗廷,他都因为病重无法成行。原本的嫌隙因此加大,成吉思汗开始怀疑起他的忠诚来。而正在此时,一个忙忽惕人从西方回到汗廷,成吉思汗问他术赤的病情,那人回答道:关于他的病情我不知道,但他曾在某座山上打猎。成吉思汗这下彻底对术赤失望,认为他有意不回汗廷是想造反,命令军队集结,准备讨伐术赤,并让察合台和窝阔台做先锋。其实,所谓的打猎,只是术赤麾下军队的行动,他那时早已病入膏肓,卧床不起了。当成吉思汗下令征讨他的时候,消息传到汗廷:术赤已经病逝。面对长子的死亡信息,成吉思汗这才知道自己受到了欺骗,在莫大悲痛中,他下令追查那个忙忽惕人,但其人早已不知去向。按照《世界征服者史》《史集》等史书的记载,术赤应在1225年去世,享年46岁。1224年成吉思汗分封诸子领地,术赤的封国得以建立,这便是术赤兀鲁思,兀鲁思意为国土,也可认为是汗国的意思。术赤便是术赤汗国的第一任汗,而仅一年后术赤便去世,结束了他短暂的可汗生涯,也结束了他不平凡而又充满悲情的一生。他的次子拔都继承了他的王位。正是这位拔都,日后将父亲的功业发扬光大,建立了金帐汗国。

术赤有十四个儿子,长子斡儿达、次子拔都、三子别儿哥、四子别儿哥彻儿、五子昔班、六子唐兀惕、七子不哇勒、八子赤老浑、九子升豁儿、十子沉白、十一子马合谋、十二子兀都儿、十三子秃花帖木儿、十四子升古木。按说,术赤死后,应该是长子斡儿达继承汗位。但是,次子拔都势力很大,能力极高,在术赤诸子中享有极大的荣誉和尊敬。而斡儿达也不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自知能力不如二弟,于是支持拔都,让拔都登上了父亲之位。事实证明,斡儿达的高风亮节是值得的,拔都确实是一个合格的统治者,因为术赤去世过早,对自己的兀鲁思根本谈不到治理,官制、赋税都没有确定,而拔都不仅是征服性远征中的刚强领袖,而且他无疑的也是新建立的国家的大组织家。他重新组织了父亲留下的军队,由自己统领右翼,由长兄斡儿达统领左翼,其他兄弟们分别在两翼中统带不同数量的军队,从而保证了军权的稳固同时,他确定了税赋,向农民每年征收粮食税,称为哈兰;向牧民每年征收百分之一的牲畜税,称为哈甫丘乌尔;即一百只羊每年交纳只羊。城市的商人及工业者则纳税金。而对于自己治下的大量教徒,拔都保障他们的宗教信仰,也不横征暴敛,教地带没有由于他(个人)的意志、他的部属、军队而发生灾祸。正是因为拔都的努力,使得术赤兀鲁思得以安定;他也因为为人公正,对部下宽大,而被誉为赛音汗。赛音是蒙古语,意思是好;赛音汗就是好汗。这个朴素的称呼,体现了他所受到的爱戴。术赤家族在拔都的领导下强大而团结,这使得术赤在世时受到排挤和压抑的情形一去不返,成为最为被倚重的宗王。1235年,蒙古第二任大汗窝阔台汗召集库里勒台,打算发动第二次西征,拔都当仁不让,成为这次西征的最高统帅。

公元1235年,窝阔台大汗在蒙古汗国首都和林召集诸王,决定派遣大军第二次西征。与第一次目标是中亚和西亚不同,这一次蒙古西征的目标则是欧洲。因为参与此次西征的各路大军都是由成吉思汗四个儿子家族中的长子带领,因此这次西征又被称为长子西征。按照窝阔台汗的安排,拔都作为这次西征的统帅,麾下集结四个军团。第一军团是术赤家族军团,由拔都亲自率领,他的长兄斡儿达、五弟昔班和六弟唐兀惕各领一军。第二军团是察合台家族军团,由察合台的长孙不里为统帅,察合台的第六子拜答儿为副将。第三军团是窝阔台家族军团,由窝阔台汗长子贵由为统帅,窝阔台汗第六子合丹为副将。第四军团是拖雷家族军团,由拖雷长子蒙哥为统帅,拖雷第七子拔绰为副将。同时,窝阔台汗还命成吉思汗时代的老将速不台为大军的总参谋长,这位速不台是成吉思汗四獒之一,勇猛善战,在成吉思汗西征之时,为了追击花剌子模苏丹摩柯末,曾经进入罗斯境内,大败罗斯诸公国联军,降服阿塞拜疆、格鲁吉亚等国,对于在欧洲作战有着丰富的经验。

四大军团集兵十五万,相约来年春天各自从自己的领地出发,在保加尔边境会师。第一个目标,便是征服罗斯诸公国。这罗斯诸公国便是今天俄罗斯的前身,其实他们原本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名为基辅罗斯,建立于公元882年。罗斯本是斯拉夫人的土地,但他们第一个统一国家的建立者,却是来自西欧的诺曼人。公元862年,诺曼王公留里克受邀解决东欧平原斯拉夫人的内乱,他率军进入诺夫哥罗德,成为诺夫哥罗德大公,建立了留里克王朝。879年,留里克死后,其族亲奥列格继承大公之位,于882年征服了基辅为中心的第聂伯河到伊尔门湖之间的土地,并将首都迁到基辅,建立了基辅罗斯公国。基辅罗斯公国从奥列格开始,历经伊戈尔、奥尔加、斯维雅托斯拉夫一世、弗拉基米尔一世四任大公,不断对外扩张,征服了周围的斯拉夫人各公国,形成以东斯拉夫人为主体的国家。并且一度击败拜占庭帝国,重创保加尔王国(今天保加利亚的前身)和可萨汗国(中心位于伏尔加河畔的突厥汗国),成为东欧首屈一指的强国。今天俄罗斯之所以对乌克兰念念不忘,不愿其脱离俄罗斯掌控,除现实利益外,最大的原因便是乌克兰的首都基辅对于俄罗斯来说,就如中国的长安、洛阳一样,是其文明的发源地和重要载体。

然而到了十一世纪中期,由于各城邦贵族势力日趋强大,基辅罗斯公国的大公已经无法维持统一。到十二世纪三十年代,统一的基辅罗斯公国不复存在,分裂为一个个以城邦为中心的小公国,其中较为强大的有弗拉基米尔公国、梁赞公国、诺夫哥罗德公国、切尔尼戈夫公国、佩列亚斯拉夫公国等十三个公国。而弗拉基米尔公国取代基辅公国成为各公国名义上的共主。多年来,各公国你争我夺,互相敌视,遇到外敌从来不会团结对敌,甚至以邻为壑。当年哲别和速不台以区区三万军队横扫罗斯,各公国本约好一起对敌,可在卡尔卡河畔双方交锋时,基辅大公姆斯基拉夫·罗曼诺维奇却按兵不动。结果罗斯联军被打得大败,总共有六位大公阵亡。在消灭联军后,哲别和速不台才转过身来,包围了作壁上观的基辅军,轻松地将基辅大公和他的军队消灭殆尽。现在,拔都率领着蒙古十五万大军前来,他们是否会在危机面前团结起来呢?答案是否定的。

1236年冬,集结完毕的蒙古军首先击破了罗斯诸公国的东部屏障保加尔,1237年夏,又击败罗斯诸公国的南部屏障钦察诸部落。顺利地打开了进入罗斯的大门。进门之后,首当其冲的便是梁赞公国。面对蒙古大军压境,梁赞大公尤里·伊戈列维奇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断然拒绝了劝降:如果我们都战死了,那么,一切都将归于你们!但他也知道仅凭自己是无法取胜的,于是向弗拉基米尔公国和契尔尼戈夫公国求援,但这两个公国的大公都拒绝派出一兵一卒。1237年12月16日,蒙古大军围攻梁赞,经过六天激战,梁赞陷落,大公战死,居民死伤殆尽。梁赞城被大火烧成废墟。紧接着遭到打击的是弗拉基米尔公国,当初它拒绝了梁赞的求援,而当自己面对敌人时,也是孤立无援的。1238年3月4日,弗拉基米尔大公尤里·弗谢沃洛多维奇率军在锡季河与蒙古军苦战,孤立无援之下全军溃散,大公战死,弗拉基米尔公国全境沦陷。而随着弗拉基米尔公国的灭亡,宣告着北罗斯被蒙古征服。拔都继续挥军向诺夫哥罗德公国前进,但因为气候转暖,道路泥泞,被迫转道,进入钦察草原休整。之后再次进入罗斯,灭亡佩列亚斯拉夫公国,于1240年夏进抵基辅城下。基辅是罗斯最美丽和宏伟的城市,拔都被其所吸引,不愿将其毁掉,派使者前往劝降。此时基辅大公米哈伊尔已经逃走,城中军民杀死了使者,从斯摩棱斯克公国请来一位贵族做执政,领导军民抗战。可是,加利西亚大公丹尼尔却想趁机控制基辅,派遣自己的将领德米特尔将那位贵族赶走,自任执政,这一内讧使得基辅军心浮动拔都见劝降无效,下令攻城此时四大军团主力齐聚,蒙古大军四面攻城,用投石器击毁城墙,蜂拥而入。基辅军民在城中建起城寨,节节抵抗。最后退入教堂死守。直到教廷因为人多沉重而垮塌,军民死伤无,这才停止了抵抗。德米特尔伤重被俘,拔都感念他的勇敢,将其免死。但基辅遭此兵灾,毁城大半。基辅陷落是在1240年12月6日,不过月余,1241年初,拔都便又率军挺进加里西亚,加里西亚大公丹尼尔弃城而逃,加里西亚也拜倒在蒙古铁蹄之下。至此,南罗斯宣告平定。南北罗斯尽入囊中,拔都志得意满,将西征军集结在加里西亚境内体整补给,准备接着进入欧洲中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