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1日

土耳其将在5月14日举行议会和总统选举。现任总统埃尔多安正面临着执政20年来最严峻挑战,反对党总统候选人凯末尔科勒齐达奥卢与埃尔多安的支持率不相上下,令其连任前景并不明朗。

英国《金融时报》5月9日发布题为《埃尔多安面临迄今为止最大的选举挑战》的文章。文章分析了埃尔多安面临的困境和优势,并指出,由于经济前景不稳定以及人们的政治观点分裂,无论大选结果如何,土耳其都面临着一条艰难的道路。

上个月,对埃尔多安统治发起挑战的反对派领导人凯末尔科勒齐达奥卢(Kemal Kılıdaroğlu)发布了一个视频,他坐在餐桌旁,衣领敞开袖子卷起,手里拿着一个洋葱。

科勒齐达奥卢想向选民强调,在埃尔多安的领导下,失控的通货膨胀已经伤害到每一个家庭。过去一年半,洋葱一公斤的价格在首都安卡拉上涨了大约五倍。

“公民真正应关注的议程是这个。他们明白,如果我上台,民主就会到来,资金会流动,投资会流动,货币会升值,繁荣就会到来。”科勒齐达奥卢在视频中笑着说,“但如果他(埃尔多安)留下来,我手中的这个洋葱将是100里拉,而不是现在的30里拉。”

一天之后,埃尔多安展现了完全不同的面貌,他在海军基地参加了新战舰的落成典礼,极具政治家风范。他吹嘘在自己领导下土耳其所具有的实力和影响力。他说,作为“土耳其世纪”的领导人和在世界拥有发言权的国家,这艘战舰就是一个象征,将加强土耳其的力量。(编者注: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在2022年公布了名为《土耳其世纪》的愿景文件)

4月10日,“阿纳多卢”号航空母舰(TCG Anadolu)正式列装土耳其海军,成为土耳其迄今为止的最大军舰。

这两个对比鲜明的形象集中体现了选民在5月14日的大选中面临的严峻选择:一位在政坛上独领风骚20年的有魅力的强人;或一位说话温和的退休官员,他打赌蔓延多年的威权主义和飙升的生活成本最终会让选民选择改变。

在土耳其共和国建国百年之际,情况从未如此危急。埃尔多安正在为政治生存而战,他面临着自2003年上台以来最大的选举挑战:科勒齐达奥卢领导了一个六党联盟联合起来推翻他。

反对派如果胜利,尤其是以微弱优势获胜,将考验埃尔多安对民主的承诺,以及他花了二十年努力控制的司法部门、警察和军队的忠诚度。如果是越来越不容忍异议的埃尔多安获得连任,批评者担心土耳其的威权主义会进一步加深。

伊斯坦布尔经济研究中心(Istanbul Economics Research)的塞尔丘克(Can Selcuki)说,“(大选的)核心是选择土耳其民主将如何发展。如果埃尔多安获胜,将是一种不平衡制度的延续,民主将沦为每五年一次、没有任何牵制力的选举。”

结果还可能决定9000亿美元经济体的发展方向。土耳其迫切需要吸引外国投资来管理接近最高水平的经常项目赤字(即贸易逆差),并补充不断减少的外汇储备。

由于埃尔多安奉行非正统的货币政策,反对在通胀飙升的情况下加息,还在不到四年中就罢免了三位央行行长,这些都削弱了他的声望。然而他的支持者坚称,他是唯一有能力收拾烂摊子的人。

他想修复土耳其与欧洲紧张的关系,这对聚焦在俄乌战场上的西方来说可能是一个重大转变。他还希望在国际舞台上成为一个不那么好斗的人物。他不会像埃尔多安那样,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建立密切而复杂的关系,但会与俄罗斯这个重要贸易伙伴保持经济联系。

科勒齐达奥卢还承诺取消埃尔多安在2017年宪法公投后获得的总统强权,并恢复议会民主制。

“我们将土耳其共和国交给一个人(埃尔多安)。这种心态不能存在。”科勒齐达奥卢告诉《金融时报》,“我们将赢得大选并修复土耳其。”

大多数民意调查显示,共和人民党(CHP)领导人科勒齐达奥卢以微弱优势领先埃尔多安,是因为暴躁的反对派经过多年努力想把总统拉下马之后,在这一刻达到团结。

但反对派的乐观情绪没持续多久。因为埃尔多安是一位精明而无情的操盘手,他始终用机智战胜对手,多次赢得议会选举、总统选举和全民公投。

批评者还承认,在一个支持和反对埃尔多安严重两极分化的国家,他仍然是土耳其最受欢迎的政治家,在宗教保守派中拥有强大的支持基础,他们认为自己的前途和总统息息相关。

“在他统治20年后,我们当然仍有疑问。”科勒齐达奥卢竞选团队的一名成员说。

这不是民调专家和反对派人士第一次预测埃尔多安对权力的掌控可能正在下滑。2015年6月,总统以教为根基的正义与发展党(AKP)13年来首次失去议会多数席位。埃尔多安加倍努力,并于当年11月宣布提前举行大选。正发党随后打破了民调的预测,恢复了其多数席位。

三年后,反对派自信地打赌,两位数的通货膨胀率和里拉的暴跌将有助于把埃尔多下台。然而恰恰相反,埃尔多安以53%的选票获胜,确保了他获得长期寻求的总统职位。

如今,经济萎靡不振的程度要比之前严重得多。2018年选民投票时,里拉兑美元的汇率已跌至约4.5,而现在的汇率已经超过19。10月,随着消费物价涨幅超过80%,土耳其的通胀达到24年来的最高点。

2023年2月份土耳其南部发生地震,造成5万多人死亡,另有300万人流离失所,许多人批评政府的初始反应,使得局势更加恶化。69岁的埃尔多安也失去了曾经的活力——他的胃病导致他在电视直播中病倒,竞选活动因而短暂中断。

“没有哪位现任总统参加过存在如此多结构性限制和缺陷的竞选活动,”伊斯坦布尔萨班哲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CHP成员伯克埃森(Berk Esen)说道,“除此之外,这基本上是一个已经执政21年的政府,在土耳其的多党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而埃尔多安是一个年迈的独裁者。当你把所有这些因素都加起来时,从结构上讲,他‘应该’被打败。”

然而,他只是“谨慎乐观”地认为反对派将获胜。与其他分析师一样,埃森预测总统竞选将进入第二轮,没有候选人能获得超过50%的选票。分析人士还预测将出现悬浮议会,正发党集团有可能获得大部分席位——这凸显了这场竞争尖锐属性。

“我的感觉是,反对派和执政党都对胜利充满信心,这在独裁主义国家不是一个好兆头,因为,独裁政权确实会失算,但他们往往也有很多资源可供支配。”埃森说。

分析人士和反对派人士长期以来一直抱怨投票是在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中进行的。埃尔多安毫不掩饰地利用国家机器来支持他的事业,许多媒体都受到政府的控制,乖乖听从总统的说法。

他的竞选活动的特点是选举前的各种赠品——从一个月的免费汽油和10GB的学生免费网络流量到周二宣布的为700,000名公共部门工作人员加薪——加上国家项目的落成典礼,包括军舰、天然气处理设施和俄罗斯建造的核电站。

在演讲中,埃尔多安试图展示他的经验和国家的力量,同时指责科勒齐达奥卢准备向西方捐助者和“放高利贷者”“乞讨”,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投降,还支持LBGT,与“”结盟。

但埃尔多安的支持者知道他处于一场战斗之中。一位对竞选活动较为了解的人士表示:“没有恐慌,但他们并不舒服。”

与埃尔多安及其政府关系密切的智库SETA的分析师费尔哈特皮林奇(Ferhat Pirinci)表示,总统的竞选团队“充满信心”。但是“他们认为需要更努力,因为知道自己处于边缘”。

他认为,尽管政府对地震的反应受到了批评,但大规模重建工作的需求对埃尔多安有利,并引用了他交付基础设施项目的经验和记录。

他说:“在地震发生之前,由于经济危机,人们对政府的支持率在下降。地震发生后,每个人都开始问‘谁可以帮助我们恢复’。看民调会发现,即使是没投票给埃尔多安的人也会说,‘埃尔多安’。这就是信任。”

皮林奇还怀疑反对派选择科勒齐达奥卢作为候选人,无意中给了埃尔多安一个优势。“对于埃尔多安来说,科勒齐达奥卢是最佳候选人之一,因为他对他很熟悉。”他说,“埃尔多安是政治大师。”

4月27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土耳其大选将至,大选选票。机场国际航站楼的起飞和到达区域均设置投票箱。

去年,反对党“六方之桌”(Table of Six)宣布他们将联合起来支持一名候选人,几个月以来,人们一直在猜测他们是会选择74岁的小个子科勒齐达奥卢,还是共和人民党更年轻、更有魅力的领导人之一,比如伊斯坦布尔市长埃克雷姆伊马姆奥卢(Ekrem Imamoglu)或安卡拉的市长亚瓦士(Mansur Yavas)。

共和人民党领导的联盟包括由梅拉尔阿克塞奈尔(Meral Aksener)领导的民族主义“好党”(Iyi)和埃尔多安昔日盟友领导的两个较小的政党。土耳其的第三大政治集团、库尔德人主导的人民(HDP)并没有加入联盟,但至关重要的是,它支持科勒齐达奥卢竞选总统。

今年3月,在科勒齐达奥卢被任命为候选人后,阿克塞奈尔将“好党”退出联盟,理由是她不能支持科勒齐达奥卢,联盟在领导层问题上的紧张关系突然公开化。“好党”在获得承诺,如联盟胜选伊马姆奥卢和亚瓦士将被任命为副总统(联合政府有7名副总统)后重新回归。

科勒齐达奥卢自2010年以来一直领导共和人民党(土耳其国父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建立的世俗主义政党),他之前没有直接攻击埃尔多安,但仍然有一些说服工作要做。

埃森说,在总统候选人问题上,我们有“更好的选择”。他将科勒齐达奥卢描述为一个有礼貌、安静的人,一个知道如何默默工作的优秀公务员,而且他可能被低估了。

伊尔梅兹(Bilge Yilmaz)是“好党”的高级成员,也是沃顿商学院教授。如果反对派获胜,他被吹捧为是潜在的经济沙皇。在讨论科勒齐达奥卢时,伊尔梅兹很谨慎,他说“现在就是这样”。

他担心的是埃尔多安可能使用的“花招”。伊尔梅兹说:“这将是艰难的。这些‘专制’领导人不能输,输不起……所以他一定会花尽心思的。”

5月9日,土耳其艾登,大选在即,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参加竞选集会,积极造势。

埃尔多安的支持者坚称,他将作为最受欢迎的候选人光明正大地赢得选举。但是,对选举违规行为和主要选举机构“高级选举委员会”(the High Election Council)独立性的担忧,随着埃尔多安的威权主义而上升。

分析人士通常将埃尔多安的执政时间分为两部分。在第一个10年里,他带来了广泛的发展,实施了无数的基础设施项目,改善了之前被世俗政治家边缘化的虔诚保守派的命运,并吸引了外国投资。

然而,在2013年针对伊斯坦布尔一项城市发展计划的盖齐公园(Gezi park)抗议活动持续数月之后,这种趋势开始转变。埃尔多安以作为回应。在2016年的一次未遂政变之后,他加速了滑向威权主义。未遂政变之后,他发动了对安全部门和公务员的全面清洗,同时实施紧急状态,两年后举行选举时仍在实施。

5月14日的投票将影响伊马姆奥卢的命运。去年12月,法院判定他“侮辱”选举官员,他可能被禁止从政。伊马姆奥卢在2019年以微弱优势赢得伊斯坦布尔市长职位后引起了总统的愤怒,这是25年来第一次,反对派赢得伊斯坦布尔市长职位,埃尔多安就是在那里长大的。选举委员会下令重新选举,结果伊马姆奥卢再次获胜。但反对派认为,这一事件是选举官员屈服于政治压力的证据,也是对可能将要发生的事情的预警。

尽管如此,分析人士和反对派官员说,虽然他们不指望选举公平,但他们希望投票过程相对自由,他们认为只有一小部分选票可能纵。

但伊尔梅兹担心,如果议会陷入僵局,总统被迫参加在大选日之后两周举行的决选,埃尔多安可能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伊尔梅兹说:“肯定会有一些舞弊行为,但我担心的事情更多。他可能会在某个时候觉得,不稳定的感觉可能会让他成为一个更有力的候选人……他可能会制造一些紧张局势。”

随着上月竞选活动愈演愈烈,印度内政部长索伊鲁(Suleyman Soylu)将此次选举描述为西方的“政变企图”。

尽管如此,伊尔梅兹和其他人似乎相信埃尔多安会接受失败,特别是如果科勒齐达奥卢获得明显的胜利。伊尔梅兹说:“我不认为他会走上一条对他自己和国家都有害的道路。”

伊斯坦布尔经济研究中心的塞尔丘克说:“不管怎样,土耳其有足够的民主历史和制度来防止权力斗争。第二,我认为安全机构会站在胜利者一边。破坏司法(没事),破坏制度(没事),但当涉及投票箱时,可别搞它,土耳其公众每次都会做出反应。”

分析人士认为,5月14日的大选结果很可能由“不安的保守派”(他们传统上投票给埃尔多安,但已不再相信他会兑现承诺)、大约530万新的年轻选民以及库尔德人(占土耳其8500万人口的18%左右)决定。

但是,即使埃尔多安输了,也没有几个人会急于为他的政治生涯写讣告,尤其是当土耳其面临巨大挑战时,反对派如何团结一致将成为一个问题。

分析人士说,从内阁职位的分配到不同的联盟政党如何处理库尔德人的权利,以及库尔德武装分子三十多年来的叛乱等问题,将考验其内部的一致性。

反对派官员为联盟辩护,称它是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形成的,并补充说,各党派已经就大约2300项政策达成了一致。

“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但大家已经签署了一份政策文件,”伊尔梅兹坚称,“如果说有哪个联盟是稳定的,那就是这个联盟。”

由于经济前景不稳定以及人们的政治观点分裂,无论大选结果如何,土耳其都面临着一条艰难的道路。

伊尔梅兹说:“这将是这个共和国历史上最艰难的时期,我称之为灾难的世纪。这是理所当然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