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5日

自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阿勒颇市一直是各方势力争夺的重点。从天而降的炮弹,使得繁华的都市变成了一片废墟,城中的数十万人被迫撤离,流离失所。阿勒颇城堡博物馆馆长表示,中国是叙利亚的真正朋友,叙方希望中国公司参与恢复阿勒颇市和全叙利亚的历史遗产。

叙利亚阿勒颇城堡博物馆馆长Ahmed al Gharib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中国是叙利亚的真正朋友,叙方希望中国公司参与恢复阿勒颇市和全叙利亚的历史遗产。

他称:“大约2个月前,中国大使访问了该市和阿勒颇城堡。我们希望,未来将与中国开展联合投资项目,以恢复阿勒颇市的正常生活,并消除危机的后果。”

Al Gharib指出,叙利亚与中国一起计划恢复被毁坏的寺,城堡内的纪念碑和其他设施。 他解释称:“阿勒颇老城是完整的建筑古迹地区,有寺、教堂、阿拉伯博物馆、历史建筑。所有建筑都受到危机的影响,需要恢复和维修。我们期待着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合作伙伴,我们真正的朋友。他们在困难时期没有放弃叙利亚,希望他们将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下提供援助。”

馆长强调,危机前,许多中国人作为游客来过叙利亚,他们喜爱叙利亚和阿勒颇。他们是叙利亚和阿勒颇客流的重要组成部分。

叙利亚政府军与恐怖组织在阿勒颇的武装对峙持续了4年。武装分子还在2012年就进攻了该市,但他们只夺取了其不超过40%的地区。阿勒颇市被视为叙利亚的经济首都。阿勒颇城堡位于市中心,其是始终未能夺取的叙利亚人抵抗的象征。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的数据,阿勒颇老城约30%被列入世界遗产的建筑被毁,约60%建筑受到严重损坏。

中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在岁月的长河中有无数的文化瑰宝,而中国的古建筑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并成为中华民族传承和再创造的重要组成部分。

然而,由于城市化、城镇化及古民居原生环境变化和政治经济变迁等诸多原因,中国传统建筑正在逐渐消亡,目前,古建筑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尚未形成全社会的共识,保护已经“刻不容缓”。

9月8日,由财经与秦森联合举办,以“传承、融合、新生”为主题的2018中国古建筑国际论坛在北京开幕。论坛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文化部原副部长励小捷等进行了演讲。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提到,“故宫社区就是一个大平台,人们不断地参与故宫网站的活动,点击我们的信息,就可以在紫禁城拥有一块地。随着积分增加,可以在地上盖房子,积分越多,盖的房子也越多。千千万万的人在我们网站要地盖房子,说这是北京城唯一不要钱的地,不要钱的房子。”

而面对故宫不能100%对外开放的难题,单霁翔也用数字化给出了答案,“我们建立了数字博物馆,人们在数字地图上可以了解任何一栋古建筑信息。比如一些狭小空间,乾隆皇帝的三希堂,只有4.8平米,人们进不去,虚拟现实中,人们可以走进养心殿,走进三希堂。”

位于米兰以北科莫市的卡斯索尼剧院早在1807年落成,于1997年正式关闭。建筑工人此前在清拆期间,在地牢掘出数百枚藏于石瓶中的金币。意大利文化部已将金币交到当地一间实验室,由考古学家研究。

文化部长博尼索利表示,暂未知这批金币的历史及文化价值,但他形容是意大利考古学上的真正宝藏,对此感到兴奋,正由考古学家研究及协助修复,以确认所属年代,完成后会交由博物馆展示。

有当地媒体报道称,这批金币或价值数百万欧元。当局现在计划暂停工地的施工,以便进一步开展考古挖掘工作。

巴萨传奇名宿、老队长伊涅斯塔的爷爷,在其家乡小镇富恩泰尔比拉所开的小酒馆,仍会在伊涅斯塔有比赛的时候营业,即便“老白”已经转会去了日本的神户船胜利,距离当地足有7000英里和7个小时的时差。伊涅斯塔祖父的小酒吧在1975年就开业了,其实已关闭多年,但为了支持孙子伊涅斯塔、也为了给小镇居民一个看球狂欢的地方,这座小酒吧每当有伊涅斯塔比赛的时候,都会正常营业,成为巴萨球迷的聚集地。

据伊涅斯塔的爷爷回忆称,在小白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就送给了他一个足球,此后如果你问“去哪里才能找到安德烈斯?”那没别的地方,就在外面,整日与足球相伴。伊涅斯塔8岁的时候,家人将他送到阿尔巴塞特,每周都会有3个下午带他去训练。然后在12岁那一年,伊涅斯塔加盟了著名的拉玛西亚,这一待就是22年的时间,终于在他34岁的时候,用一场泪流满面的发布会做了告别。

毫无疑问,伊涅斯塔是爷爷的骄傲,从他很小的时候,爷爷就习惯收集关于伊涅斯塔的所有报纸、贴画和比赛相关用品等,一直到后来的巴萨生涯,所有收集来的剪报摞起来已经快有一人高,爷爷将所有这些都放在了小酒馆了,糊满了整面墙,另外还有球衣、靴子以及各种纪念品等,俨然已被打造成了一座伊涅斯塔主题的“博物馆”。

泰特正在使用的条目来提供其收藏的艺术家的传记信息。艺术历史学家本多尔格罗夫纳(Bendor Grosvenor)对此提出了批评,他提请人们注意他最喜欢的画家之一安东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的作品。他指出,其中包括一些琐事,比如提到“凡戴克胡须”(Van Dyke [sic] beard)就是以这位佛兰德艺术家的名字命名的。查看上其他几位知名艺术家的作品也可以发现一些错误。

泰特美术馆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该美术馆“没有资源为每个人创建传记”,也没有资源为在世的艺术家更新传记。她补充说,提供了“在我们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可能提供的最最新、最可靠的传记”。

泰特美术馆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它“正在与合作,以确保我们收藏的艺术家传记尽可能准确”。

《eckham Rock》模仿石器时代的洞穴壁画,绘有推着购物车的火柴人和中箭的猪。2005 年,Banksy 带著作品进入大英博物馆,悬挂于关于欧洲历史的41 号展厅墙上,并贴有八面正经的文字解说,以及几可乱真的藏品编号。作品完美融入展览,三日后博物馆其中一名职员在Banksy 网页中才得知《Peckham Rock》并非文物,而是Banksy 的作品。馆方随后将作品移除,遣返送予Banksy。Banksy 其后曾于个人展览中陈示《Peckham Rock》。

法兰克福施泰德博物馆(Städel Museum)将出版一套艺术口述史项目,口述者均是参与西德战后艺术并成绩斐然的杰出人士,该项目意图填补近年来德国艺术史的空白。

这项口述史的名称是《德国咖啡厅-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第一艺术现场访谈》,口述者包括艺术家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乔治·巴塞利玆(Georg Baselitz)、昆特·约克(Günther Uecker)、卡塔琳娜·西维尔丁(Katharina Sieverding),艺术策展人卡斯帕·柯尼格(Kasper König)、艺术经纪人艺术商鲁道夫·卓纳(Rudolf Zwirner)以及记者、艺术史研究者和收藏家,共计超过70人。所有访谈内容将以图书和网络数字版两种形式发布。

“通过两种形式发布,可以使尽可能多的人接触到这些独特的内容,我们希望无论是普通爱好者还是专业工作者都能从中获得丰富的发现。”这个为期3年项目的负责人说。

该项目调研时间跨度为二战后至1980年代,此时德国当代艺术家开始赢得世界性的声誉。一个个单独讲述的故事将呈现主人公们如何走进艺术世界、艺术在联邦共和国建立中所扮演的角色、1960年代艺术市场的发展以及德国艺术如何在世界范围内占有一席之地。

由法国国立古董商工会(SNA,Syndicat National des Antiquaires)1962年创建于巴黎的古董双年展曾经是全球最负声誉的艺术展销会。不过,如今的双年展正挣扎在生存边缘。

2016年,原先的“古董双年展”更名为“巴黎双年展”,同时将双年展变更为年展。不过,2012年以来,参观人数锐减了2/3,2017年从9万人跌至3.2万人。

过去两年来,展商数量也削减了近一半。今年春,85家交易商宣布参加今年的展览(展期为9月8日至16日),但到了8月,只有不足65家愿意参展。

面对这一状况,法国国立古董商工会主席马提亚斯·艾里·扬(Mathias Ary Jan)否认危机发生:“不能总是对二三十年前的双年展念念不忘,我们必须向前。创办之初,双年展独一无二。时至今日,艺术展销会可以说无处不在,甚至每天都在进行。”

2017年,巴黎双年展实施了更为严格而彻底的审批程序,在一项有关伪造家具和装饰艺术的犯罪调查中,两家展商被查出问题。艾里·扬对此表示:“审批程序已完全独立并委托给2家专业公司。审查会更加严格,组织者非常认同这点,不会有幕后交易。有一些去年被查出问题的展商今年不再参展,很多展商不希望审查如此严格。但是,为了确保双年展的未来,我们必须严格遵守程序。

去年双年展,法国国立古董商工会努力做到了收支平衡,2016年的赤字是230万欧元。艾里·扬接受采访时说,不能保证今年也做到收支平衡,毕竟还不清楚实际参展人数。此次展览由时尚设计师负责场地设计,外观上进行了简化,围绕展区中心圆形区域展开。

2018年巴黎双年展现场 由于今年展商名单一拖再拖,因此整个展会设计直至开幕前3周向媒体发布时才最终决定。2017年7月,许多画廊在最后一刻宣布放弃参展的画面,组织者应该还记忆犹新。

英国雕塑家西蒙·希钦斯(Simon Hitchens)获得了一项为庆祝英国伊丽莎白女王统治而诞生的委任项目。他将在英国北部建造一个重达200吨、高达180英尺的倾斜柱体雕塑。

西蒙·希钦斯是英国皇家雕塑家协会的成员,他设计了一个重达200吨的倾斜金属柱体,雕塑的顶端指向南方,在夏至太阳升至最高时,将和太阳连成一线。柱体底部的山顶上将挖出85米长的泥土,使柱体看起来如同杠杆一般从山顶抬起。这件作品是“真的是一件大地艺术,”希钦斯说道。“我希望人们从这一点来评判它。”

山顶的这一雕塑,以及其周围下沉的椭圆路径将兼具实用和美学的功能。它们将为游客带来更好的庇护,使他们免受强风的侵袭。“毋庸置疑,我们的团队需要一个专业的风力工程师。”希钦斯说道。

在这件作品中,希钦斯没有融合传统的皇家标志,或是英国女王的喜好,而是试图反映英格兰北部的工业历史。在雕塑的附近,人们曾对煤炭和铁矿石进行长期开采。

自2000年以来,希钦斯在英国进行了14项公共委任项目,而在这一项目中,他已经为一系列技术问题以及降低成本的压力做好了准备。不过,有一件事不能改变:作品的高度必须达到180英尺,和最近的悬崖一样。

作为登山爱好者,希钦斯对于极端环境下的工作并不陌生。他还是一个艺术大家族的成员。希钦斯的祖父是著名的风景画家艾文·希钦斯(Ivon Hitchens),他的父亲是约翰·希钦斯(John Hitchens),以抽象派风景画著称,而他的曾祖父阿尔弗雷德·希钦斯(Alfred Hitchens)同样是一位专业画家。“我的祖父辈似乎有风景画创作的传统。如今,我也继承了这一点,只是,我的语言是三维的。”西蒙·希钦斯说道。

纽约画廊主玛丽·布恩9月5日在曼哈顿联邦法院承认两项税务欺诈罪名,每项罪名最高可判处三年监禁。2011年,她谎称大约160万美元的个人支出是可免税的商业支出,这一指控是由美国政府提出的。

法庭文件显示,布恩在2011财年录得5.2521万美元的业务亏损,当时她实际上实现了约370万美元的利润。利用画廊的资金,她花了80万美元升级了曼哈顿的公寓,同时又花了12万美元支付她在另一处公寓的租金。该报称,她“错误地”将这些费用和其他相关开支描述为可免税的商业支出,她向被列为艺术家“佣金”的改造承包商支付了50万美元,就是明证。

此外,布恩还伪造了她2011年的个人所得税申报表,报告的个人收入和利息收入仅为11万美元,同时她还谎报了商业损失,从而得以逃避120万美元的联邦税收。据称,她在2009年和2010年也从事类似的欺诈行为;美国国税局计算的损失总计超过300万美元,不包括罚款和利息。

布恩的名气主要来自于她的大牌艺术家,如埃里克·菲施勒和罗斯·布莱克纳,以及她为他们的作品开出的更高的价格。布恩长期以来一直代表着20世纪80年代艺术市场的泛滥,她的商业策略让她声名狼藉。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回答欺诈索赔,要么仅仅去年的法律纠纷与演员亚历克鲍德温结束后她给他一个七位数的结算超过190000美元Beckner画在2010年他买了,变成了一个不同的工作时。

法庭文件显示,布恩再次支付了7位数的赔偿金,同意向美国国税局支付总计至少3097160美元的赔偿金。这是她在2009年、2010年和2011年提交“虚假个人和企业所得税申报表”后应缴纳的附加税。

经营曼哈顿艺术画廊并不能使玛丽·布恩逃避纳税。“这是一种重罪,会带来严重后果,”美国国税局特别代理局长詹姆斯d罗柏特(James D. Robnett)在一份声明中说。量刑定于2019年1月18日。

第十三届亚洲当代艺术周(ACAW)于9月5日星期三启动,将展出包括来自中国、印度、韩国、蒙古、巴基斯坦、叙利亚等地的150多位艺术家。今年将有三十多场展览、表演、放映和小组讨论在两个月内进行,与往年只有一周的持续时间不同。 大多数ACAW的活动将在参与艺术周的纽约场馆举行,如亚洲艺术文献库(AAA)、布鲁克林博物馆、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皇后博物馆、古根海姆博物馆、Luhring Augustine画廊、Salon 94,还有一些国际活动将会在迪拜、德黑兰、香港和北京等城市举办。

由该计划的长期总监Leeza Ahmady策划,今年的ACAW标志活动(Signature Programs)将于9月9日星期日在佳士得开始,由艺术家、活动家和2018年科钦-穆吉里斯艺术双年展策展人Anita Dube的讲座打头阵。其他亮点还包括Chitra Ganesh在The Kitchen举办的个展“她的花园,一面镜子”,韩国导演、艺术家和作家朴赞景在Tina Kim画廊举办的展览,亚洲协会的展览“进步革命:新印度的现代艺术”,10月12日在哈德逊河博物馆(Hudson River Museum)亮相的林璎的新场地特定作品。

“贵胄绵绵:摩纳哥格里马尔迪王朝展(十三世纪——二十一世纪)”6日在故宫博物院开幕,来自摩纳哥的271件精美展品亮相午门雁翅楼展厅。

展览浓缩了摩纳哥公国十三世纪至二十一世纪的绵延历史,展品中有许多是摩纳哥王室成员精心收集的艺术珍品,如提香、大卫·丹尼尔斯等名家的绘画作品等。最为中国观众熟知的格蕾丝·凯莉王妃是摩纳哥王室的杰出代表人物,在上世纪50年代她曾荣膺第27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随后嫁给摩纳哥兰尼埃三世亲王。

此次展览特意呈现了与之相关的展品,如格蕾丝·凯莉与摩纳哥兰尼埃三世亲王在非宗教婚礼上穿着的婚纱,由真丝塔夫绸与蕾丝花边相搭配;她在蒙特卡洛赌场举行的蒙特卡洛百年庆典舞会上穿着的粉色绸缎长裙;以及格蕾丝王妃生前佩戴的卡地亚、梵克雅宝钻石项链、手镯、胸针、戒指等。

文化和旅游部部长、文化和旅游部外联局局长谢金英,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摩纳哥驻华大使冯德琳出席了开幕仪式。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主持开幕活动。

9月8日,英国艺术家大卫·史瑞格里(David Shrigley)首个中国个展“乱了,乱了”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展览展出其过去三十余年创作的近400幅《无题画作》、充气装置《真赞》等等,以期突破单一认知与固化思维。

大卫·史瑞格里1968年出生于英格兰北部的麦克莱斯菲尔德,曾就读于苏格兰的格拉斯哥艺术学院,现居英格兰东南部的布莱顿。2003年,他为英伦摇滚乐队Blur的歌曲《Good Song》制作了动画影片。2005年至2009年,他为英国《卫报》绘制每周漫画。2013年大卫·史瑞格里曾获英国最著名的艺术奖项透纳奖的提名。2016年,他受伦敦特拉法尔加广场第四基座的委任,实现了其最广为人知的作品《真赞》。史瑞格里的绘画极具个人特色,其作品显现了他对日常生活的诙谐观察。

正如展览名称“乱了,乱了”所表达的那样,这场展览试图打破以往的观察体验,让人重新思考当代艺术的标准。“展览中有‘禁止拍照’的标志,但那只是一个标志,没别的意思。大家完全不用理会它。”展览开幕现场,史瑞格里说道。

史瑞格里对艺术本身的既有定义发出了诘问,他通过创作实践不断挑战艺术的固有边界。作品《靴子》探讨了艺术与工艺的界限,并以底座的变化思索美术馆与鞋店的区别。空无一物的底座与300件其他艺术家的临摹绘画之间产生的《幽灵》,反思了艺术品的本真与模仿。《艺术家》则是一个鼻孔插着马克笔以滑稽的姿势不停在画布上打着圈的机器人,探究了机械时代的艺术自动化。布展期间,大卫·史瑞格里还与志愿者们共同完成一件重达2吨的黏土作品《开头,过程和结尾》,邀请志愿者参与展览搭建的举动,质疑了传统博物馆作品与观众泾渭分明的关系,表达了“人人皆可参与艺术创作,人人皆为艺术家”的观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