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5日

凯尔-沙纳汉(Kyle Shanahan)的进攻就像黑曜石敲碎后呈现的断状刃,十分锋利,轻松撕开对手的防线人主教练擅长通过在开球前不断移动,反复冲击对手,直到敌人精疲力竭。

美联冠军赛,49人只尝试了8次传球,他们的路面进攻疯狂冲击了绿湾包装工防线码的路面推进,这在NFL超级碗时代的季后赛里是最多的。而吉米-加洛波洛(Jimmy Garoppolo)在这两场比赛只尝试了27次传球,是超级碗时代历史第四少的一次。

这并不是说49人不擅长传球,而是他们不需要太多的传球尝试。沙纳汉是一位五星级烹饪师,当他认准一样食谱,就会变着法做出好吃的。在对阵包装工的比赛里,49人可以说是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轻松获胜。49人靠着贯穿全场的高效冲球和防守端严防死守,进入超级碗,现在他们的对手是堪萨斯城酋长。

酋长在超级碗的最大挑战,就是限制沙纳汉强大的冲球战术。酋长防守球员几乎整整一个星期都在试着练习如何不被49人复杂的开球前启动所欺骗。“你必须集中注意力,不能被这些花里胡哨的改变所欺骗。”酋长防守端锋弗兰克-克拉克(Frank Clark)说:“开球前的移动有时候会欺骗你,当你在为这么一个难度负的对手做准备时,你必须用你的眼睛紧紧盯住对手。”

沙纳汉似乎很喜欢利用复杂的开球前移动来迷惑对手,据统计,在2019赛季的比赛里,49人开球前有球员移动的比例高达78.6%。开球前移动,可以说是49人进攻最重要的环节之一。49人在有球员开球前移动的情况下平均每档冲球推进5.3码(联盟第四),而在没有球员移动的情况下平均每档进攻冲球只有3.4码。这让酋长很是头疼,因为酋长在面对对方开球前移动的情况下,平均每档放出的路面码数为5.2码(联盟第五)。

“有些球队很喜欢这个战术,而他们(49人)恰巧是做的最好的球队之一。”克拉克说:“但我们也不怕,我们遇见类似的球队也很多,比如说巴尔的摩乌鸦和田纳西泰坦等等,我们上周就击败了泰坦。另外还有公羊,我们开球前移动太多了,而且喜欢快传。这支队伍90%会开球前移动,无论是外接手还是近端锋都在动。防住他的方法在于你得看透它,预判球的发展方向,预判跑卫的冲球方向,知道谁是真的进攻点,谁来掩护。”

如果比赛中,克拉克的预测出现了一些偏差,大家也要理解。49人的进攻往往欺骗对手防守组注意力集中到一个点,然后反方向将球打到另一边,从而获得大码数。开球前移动不仅让49人分散防守者注意力,同时还能更好的进行掩护和开路。沙纳汉的进攻甚至让那些最理智的防守组也受到欺骗,比如说酋长明星安全卫泰伦-马修(Tyrann Mathieu)。

“说实话压力有点大,尤其是像我这种喜欢阅读进攻站位进行判断的球员来说,我擅长在防守中找到他们的关键点,从而知晓对方进攻意图,但开球前移动让这变得更难。”马修说:“凯尔-沙纳汉是个优秀的教练,他很聪明,你可以从他身上看到关于橄榄球的家族传承,他的进攻仿佛能够跟防守不断交流。他喜欢安排很多人做移动,从而起到欺骗对手的效果。他们的速度很快,只需要一个缝隙,就能够拿到大码数,进攻非常的高效。”

每一位酋长防守球员在本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不会被这些花里胡哨的开球前移动所迷惑,因为他们本周已经进行了大量针对性训练,要坚持自己的判断,49人的开球前移动在他们眼睛里“华而不实”。“我们又回过头去研究了我们的防守策略,”线卫安东尼-希钦斯说:“他们希望让对手也跟着动起来,然后做出错误的判断。”

“这样的开球前移动有的很有效,有的看起来就像‘花瓶’。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不要被带到沟里,几个人一起形成区域联防,尽到自己的职责。所以这对我们要求也很多,我们在保持冲传的同时,还需要有球员协助内侧进行防跑。他们做了很多误导你的移动,但我们一直都在准备,我们的准备工作做得很到位。”

希钦斯说,如果防守感到迷惑,就看看49人全卫凯尔-朱齐克(Kyle Juszczyk)。“大多数44号球员会帮助你得知球的发展方向,44号所去的地方,大致就是球打的地方。”希钦斯说。沙纳汉的进攻体系确实十分喜欢使用朱齐克来开路,但有时候他也会用朱齐克作为诱饵,让对方犯错。

像克拉克这样的防守球员将在阻止对手冲球的战术中起到关键作用,他上一场对阵包装工的比赛中就是这么做的。防住了包装工大量的快传。“外侧的防守球员要注意力专注,确保要盯住外侧,不要分心内侧,因为你即便稍微有些分心,尝试去内侧协助防守。对手也有可能在最后一瞬间将球发展到外侧,然后打出极具爆发力的进攻。”线卫雷吉-拉格兰德说:“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各司其职,做好本职工作。”

本赛季,49人的PFF数据平均在外侧的每档冲球均码外5.1码。酋长防守球员希钦斯承认球队在常规赛初期的防守做的并不好,而且一直都有漏洞。但随着赛季的深入,他说酋长已经渐渐的完善防守,纠正错误。确实如此,随着受伤球员的回归,酋长防守组在常规赛最后几周变得非常稳固。

2019赛季的前10场比赛,酋长防守组场均放出路面码数148.1码,均码5.1码,共放出12个冲球达阵,有五名跑卫在他们头上冲球过百码。但在过去的八场比赛(包括季后赛),斯蒂夫-斯帕努洛的防守组场均丢失路面码数降低到93.6码,均码4.4码,只丢掉一个冲球达阵,只有常规赛第13周的约什-雅各布斯面对他们冲球过了百码(104码)。

美联冠军赛,酋长将状态大热的德里克-亨利限制在69码,均码只有3.6码。但超级碗,49人拥有几位形态不同的跑卫:拉希姆-莫斯赛特、特尔文-科尔曼和马特-布雷达。49人是过去40个赛季,首个第一支拥有三位单赛季冲球过600码跑卫的球队(包括季后赛)。

“这与防住亨利完全不同,”拉格兰德说:“德里克总是想凭借自己碾压对手,但49人的那些家伙,速度都很快,都喜欢加速从外侧冲球。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外侧的防跑,球员要迅速查缺补漏,填补空档。”

但我们的线人的开球前移动确实会让酋长头疼。“当他们做移动的时候,阵型就变了。”马修说:“有时候他们会一个人移动两到三次,有时候他们会几个人一起移动。迪博-塞缪尔会在外侧也可能在内侧,伊曼纽尔-桑德斯也是。他们的全卫可以列阵在槽位,近端锋基特尔也能做同样的事。他们很喜欢通过外表欺骗对手,但也别小看了我们。”

马修和防守组的工作就是让49人进攻慢下来,让对手强势路面冲球在超级碗停下。而要做到这一点,千万不要被沙纳汉的开球前移动所欺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