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4日

在星期二(9月29日)辞世,享年91岁。和 今年一月辞世的阿曼苏丹卡布斯·本·赛义德一样 ,萨巴赫出生于被石油财富彻底改变之前的海湾,见证了国家从贫穷到巨富之间转型遇到的种种挑战、也作为国家的外交负责人见证并参与了过去几十年来的各个区域历史时期和事件。

和发动政变推翻父亲的卡布斯一样,萨巴赫在2006年的内阁会议上启动程序以“年老多病、无法执政”为由逼迫刚刚即位的堂弟萨阿德逊位。萨阿德只当了10天的埃米尔,成为了科威特历史上执政时间最短的君主。

而萨阿德当时继承的是刚刚离世的贾比尔的王位。后者从1977年到2006年当了将近30年的君主,经历了科威特全境一度被伊拉克战略的海湾战争(1991)以及十多年后小布什治下的美国入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

萨巴赫在1954年25岁时加入科威特政府,在科威特1961年从英国独立后不久就开始担任外交部长。

科威特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的处境并不容易 – 伊朗、伊拉克和沙特三个大国之间的夹缝里。海湾的小国里,阿曼在卡布斯的带领下走上了相对独立发展的道路 (教派也和其他国家不一样);阿曼旁边的7个酋长国在阿布扎比和迪拜的带领下合并成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并且拜沙特为大哥;什叶派占多数的小岛国巴林的逊尼派统治阶级也是依附沙特来获得安全保障;而胆子比较大(也比较有钱)的卡塔尔走了相对独立的路线,在沙特、伊朗和土耳其等大国直接周旋,并且在地区舆论上争取主导权 – 这让沙特很不爽,在过去几年带着一帮阿拉伯兄弟封锁卡塔尔(虽然和沙特在也门的战事一样,到现在没什么效果)。

而这些相对于科威特在1990年代初面对近乎亡国的局面来说,都是小儿科。在科威特1961年独立之后,伊拉克一直在寻求机会吞并科威特。对伊拉克当权者来说,科威特原本就应该是伊拉克一个县,而不是独立国家。

虽然在两伊战争期间,科威特站在了伊拉克一边伊朗,两国关系有所缓和。但是局势在战争1988年结束之后迅速恶化。1990年8月2日萨达姆借口科威特蓄意压低油价(导致伊拉克石油出口竞争力下降,没有能力偿还两伊战争的贷款),大举入侵科威特。

科威特薄弱的武装力量根本不是打了多年仗的伊拉克正规军的对手。两天之内科威特全境就被伊拉克占领,剩余武装力量退却到了沙特和巴林,而萨达姆也宣布科威特成为伊拉克的第十九个省。

贾比尔酋长也撤离到了沙特境内,他的弟弟、时任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主席(也被誉为“亚洲体育之王”)的法赫德亲王则在保卫科威特城的战斗中战死。

法赫德亲王当年为中国主办亚运会做了大量的工作。很遗憾,他没有能够等到参加一个月之后的北京亚运会开幕式。

外交斡旋失败之后,老布什的美国带领了多国联军发动了沙漠风暴行动。面对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包括巡航导弹在内的大量高科技武器的美军,伊拉克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这场历时42天的军事行动也被第一次通过电视直播对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震撼 – CNN也是那时候一战成名的。

海湾战争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就是阿拉伯强人世俗政权的号召力下降,以及的复活。

然而,科威特复国了。国内面临着大量的重建工作,而萨巴赫则一如既往领导了外交工作的恢复。普遍认为在科威特被占领期间,萨巴赫的工作对国际(反伊拉克)联盟的形成至关重要。

2006年,萨巴赫接替只在位子上坐了10天的堂弟萨阿德即位科威特埃米尔。在40年的外长生涯中,萨巴赫调和了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土耳其和保加利亚、巴勒斯坦和约旦、黎巴嫩内部各派、以及海湾国家和伊朗的关系。

但是治理一个国家却是更大的挑战。萨巴赫刚刚即位就面临议会选举之前年轻科威特人发起的大规模街头“橙色运动”(被两年前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启发)的挑战。者要求改革并打击腐败。萨巴赫做出了一些让步,但同时也多次通过解散议会来化解危机。

2015年科威特什叶派寺被极端组织ISIS袭击后,萨巴赫不顾幕僚的反对意见赶往现场 – 当时他说什叶派”也是我的子民“。

虽然任内萨巴赫并没有能够让科威特的经济摆脱对石油的依赖 – 然而这也未必是他的错。这项工作并不容易,包括阿曼的卡布斯在内的众多更强势的领袖也没能够完成 – 而沙特王储MBS目前正在推进的改革也是阻力重重。

外交则是萨巴赫的强项。他意识到不可能和伊拉克长期为敌(因为科威特不能改变就在伊拉克门口的地理位置)。在任内萨巴赫促成了伊拉克时任总理马利基两次访问 – 并解决了一些两国历史遗留问题:

同时萨巴赫也调停了也门内战以及近几年的卡塔尔封锁事件。2017年萨巴赫在美国会晤了懂王。后者称赞萨巴赫 “对区域稳定的关键性贡献”。

在中东地区工作的朋友可能都知道,科威特是目前从政治到文化最开放的酋长国之一。也长期在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指数中排名阿拉伯国家第一位。本国也有大量的创业者和(可能更多的)网红。2016年科威特政府也制定了一个经济多元化的2035远景。

和海湾其他国家一样,科威特的未来也注定充满挑战。而对于即位的新任埃米尔那瓦夫来说,前人的铺垫让他的工作比很多其他海湾国家的君主来得更轻松。

墨腾会免费提供2020上半年东南亚风险投资报告和东南亚行业赋能报告摘要。希望获取的朋友,可以通过电邮或者微信后台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