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4日

比赛结果没有悬念,但在过程上,瓜迪奥拉和他的弟子们,历经了近年来各条争冠战线最惊险、最残酷的一场肉搏。哪怕比赛来到伤停补时,不甘认负的蓝黑军团,仍险些在角球争顶中将比分扳平。

过去20个月,5次打进决赛,4次夺得冠军。如愿问鼎意甲后,国际米兰在杯赛赛道一改此前的悲情气场,硬仗的可靠程度与日俱增。

虽然未能复刻莫拉蒂时代的荣光,但时隔13年再度进入欧战最高舞台,担任国米主席至今稳中有升的张康阳,用成绩证明了自己不止会豪言壮语。

从托希尔手中收购国米至今,张康阳任内的首个重要成就,便是率领蓝黑军团重返欧冠。然而,在回归欧洲最高舞台之初,国米几乎是各路豪强的提款机,年复一年深陷死亡之组,被顶流球队花式吊打,成了球队挥之不去的梦魇。

对于60年前以问鼎欧冠开启“大国际时代”,又在瓜迪奥拉“梦三”任内虎口拔牙成为三冠王的国米而言,外战虽然不是强项,却始终受球迷期待。

但在本赛季欧冠小组赛抽签揭晓时,几乎所有人都对恶劣的签运倒吸一口凉气:拜仁和巴萨,不管放在任何小组,都足够让死亡气息满到溢出。

然而,面对如此恶劣的签运,国际米兰从一开始就将命运握在自己手里,他们争不过火力全开的拜仁,却在面对外强中干的巴萨时三军用命,凭借卓绝的执行力和坚韧的态度,主场1比0,客场3比3,新科西甲冠军就此被国米提前送去了欧联杯。

而进入淘汰赛,杀出死亡小组的蓝黑军团诠释了何为“自助者天助之”:前两轮淘汰赛,他们都抽到了实力倒数的葡超对手;半决赛则以逸待劳拿下了疲态尽显的同城对手米兰。名为“冠军联赛”,但国米遇到的,都是轻量级冠军。

令人炫目的是,外战的高歌猛进,也催化了国米各条战线战平本菲卡至今,国米在各条战线场胜利,锁定意甲季军同时也拿下意大利杯,除去输给意甲冠军那不勒斯,仅有的败仗便是欧冠决赛。

考虑到此前最乐观的媒体,也认为国米只有16%的赢球可能,伊斯坦布尔之战的悬念或许不是国米输不输,而是输几个,但95分钟时间里,国米一度看到胜利希望。

在小因扎吉极具针对性的中场缠斗中,曼城引以为傲的3241陷入了泥潭,上半时只有哈兰德和德布劳内各完成1次射正,而3人防线则被哲科的高举高打折磨得苦不堪言。

而进入下半时,劳塔罗截获阿坎吉托大防守的单刀,以及两次近在咫尺的头球攻门,都几乎让国米占据更加主动的局面——然而,每逢大赛就自毁前程的卢卡库再度走背字,“魔兽”不但自己吐饼,还挡出了队友的补射。

欧战决赛失利的苦涩,张康阳并不是首次体会,3年前的欧联杯决赛,国米曾和塞维利亚战至2比2时,卢卡库毫无必要地出脚防守酿成乌龙,远征科隆的国米,就此不甘地与张康阳时代的首个欧战冠军擦肩而过。

赛后,瘫倒在地的国米众将难掩失落,但鲜少有人泪洒当场,他们已经打光了枪膛里所有的子弹,让“地球保卫战”格外惨烈而悲壮。

“我想对所有球员和工作人员说声谢谢。球队踢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比赛,我们很自豪在这场决赛中付出了一切,每个人都看到了我们并不亚于任何人。”

和欧足联官员一起站上领奖台的张康阳,虽然同样神情落寞,却仍然理好西装,不失输家的风度。

去年夏天,巴萨用不可思议的连续5个杠杆完成重建,但真正用小杠杆撬起大生意的,仍非张康阳莫属。

相比于多家豪门许诺的欧冠奖金,张康阳开出的条件寒酸到不值一提——挺进伊斯坦布尔,全队可以分享200万欧元的奖金。

200万欧元是什么概念?刚离去的巴萨队长布斯克茨,最后一年税前薪水高达3400万欧元,“教授”只需要3个星期,就能挣出国米全队的“绩效奖”。

即便再不了解意甲大环境和苏宁近年来变故的球迷,也该知道如今的国米早过了疯狂买人的补强期,追求账目平衡甚至结余,是球队近年来的头号要务。

这也不难理解,为何国米会去追逐已经被豪门弃若敝履的老将哲科、阿切尔比,会把迪马尔科、丹布罗西奥、达米安等二线角色用到极致,会去追逐恰尔汗奥卢等合同到期的即战力。

但即便如此,他们仍不免要在这个夏天失去防线大将什克里尼亚,还要提防惦记劳塔罗和布罗佐维奇的一众豪门。

疫情爆发至今,国际米兰在一片哀嚎的意甲,也无法独善其身。财报显示,国际米兰俱乐部在2021-2022财年的营收增长了20.5%,达到4.31亿欧元,但总体仍亏损了1.4亿欧元,这是国米连续第四年亏损,相较于2020-2021财年亏损的2.456亿欧元,国米减少了43%的损失。

目前,国米的负债为3.9亿欧元,仍为意甲联赛俱乐部之最。2021年5月,球队曾向橡树资本管理公司寻求紧急融资,融资价值2.75亿欧元(约合20.76亿元人民币),其中有2.42亿欧元是贷款,须在3年之内偿还。由此,现金流能省则省的国米,实则已经失去了经营弹性。

于是不难理解,为何在意甲还无法确保夺冠的国米,会将战略重心不断外扩——相比于意甲贫弱的转播分成和商业创收,欧战水涨船高的分成,无疑更能解国米的燃眉之急。

本赛季欧冠小组赛和淘汰赛,国际米兰总共6个主场比赛全部爆满,8强和4强阶段的两个主场门票总收入已超过2000万欧元,再加上小组赛3个主场和16强战,总收入已经超过4000万欧。闯入欧冠决赛后,国米还可以从欧足联处获得1550万欧元奖励。

此外,国米还将得到至少超过1200万欧元的市场池奖金。按照欧冠的奖金分配规则,市场池奖金将按每家俱乐部的电视转播市场价值进行分配,今年欧冠市场池奖金预计为3.03亿欧元。

上述项目相加,国际米兰本赛季因外战取得的各类奖金,已经接近1亿欧元,即便是13年前加冕三冠王之时,奖金也无法和如今相提并论。

这也就意味着,蓝黑军团不但不必为短期债务问题发愁,甚至有余力在今夏续约留人的同时,对阵容进行合理补充。此外,挺进欧冠决赛所带来的关注度和商业价值增长,也将令国米持续受益。

莫拉蒂时代,国米虽然也曾来到队史高峰,但基本是在靠投资人的一腔热血填补亏空,风光过后迅速归于平淡。而今,更为健康的发展路径,或许会让国米更加后劲绵长。

入职7年以来,从在萨内蒂等人身边紧张观战的青涩菜鸟,到如今能和一众豪门大佬谈笑风生的话事人,刚过而立的张康阳,已经在新角色上得心应手。然而,伴随他的争议一直未曾停息。

本月初,接受《米兰体育报》采访时,张康阳自称“像是40%中国人、30%美国人、20%意大利人和10%世界公民”,考虑到他的出身和学业、工作背景,不免招来一片非议。

而就在本赛季初,球队签下拉齐奥老将阿切尔比时,反对张康阳的球迷,在国米总部大楼挂上了“Steven Away”的横幅,张康阳对此的回应颇为冷静:“抗议群体是国米球迷中的极少数,足球也像生活一样有起有落,主席或者CEO的工作也与教练类似,往往都是一个人孤独地承受一切。”

当然,张康阳最大的困扰,还是经济问题。今年4月,据意大利《共和报》报道,中国建设银行在米兰向张康阳提起了民事诉讼,以追回拖欠的2.5亿欧元欠款。

该报道指出,该案在米兰开庭审理,首次听证会目前已经结束。在经过了一个小时的双方辩护之后,法官保留了裁决权。根据意大利民事法庭的平均处理时间来推测,本次案件可能需要1年左右的审理才能有最终结果。

此前,香港法庭已经判决裁定张康阳和苏宁败诉,他需要偿还2.55亿美元(约17.19亿人民币)的债务。

在张康阳入主的7年间,国际米兰夺得了大小5个赛事冠军,为历任主席中第三,仅次于安吉洛·莫拉蒂(7次冠军)和马西莫·莫拉蒂(11次冠军),与另一位功勋主席法切蒂并驾齐驱。

比起外资入主以来先后发生4次重大人事更迭的米兰,基本采用意大利人作为俱乐部骨干的张康阳,让国际米兰员工从120人增长到600人同时,维持了俱乐部多年来少见的稳定。

外战再进一步后,再次回归地面的蓝黑军团,仍旧任重道远,除去债务问题,旨在更高转播合同的新球场建设,同样将是国米数年间的重要议题之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