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4日

邻家男孩,银链杀手,纯欲肉弹,全民老公……刚满27岁的爱尔兰演员保罗·麦斯卡标签满身。

他的实力更为惊人——从出道到爆红,到斩获英国学院奖的“视帝”,再到拿下人生中第一个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他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

他是《正常人》中的内向、敏感而聪慧的学生,是《暗处的女儿》中的暖男服务员,是《神之造物》中黑暗秘密缠身的儿子,还是《晒后假日》中温柔却悲伤的单身父亲。

他可以在戏剧舞台上大放异彩,也不忌惮在镜头前“献出全部”,更勇于在小众的独立制作中挑战复杂多面的角色。

这位运动员出身的大男孩有着近乎完美的脸庞和身材,浑身恣肆着蓬勃的性张力,但当我们透过屏幕凝视他的双眼,又无法不沉溺于他的沉静、文艺和淡淡的忧郁气质——那像爱尔兰的春日风景那般令人着迷。

全世界都在翘首以待他的数部新作,其中既有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角斗士2》,还有同乔什·奥康纳联袂的同情电影《时光留声》。

从他的身上,我们也见证了流媒体时代独有的造星神话:不靠好莱坞大制作,鲜肉也能从平台限定剧集和独立电影中异军突起,杀进主流视野,闯出一片春天。

去年十月,突然发作的阑尾炎令保罗·麦斯卡暂停工作一周。“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他说,“我终于能和家人好好待几天。”

彼时,他正在各个大洲间穿梭,一边宣传《晒后假日》,为颁奖季预热打气,一边准备复排《欲望号街车》,这出经典剧目将在2022年冬天重新登上伦敦西区阿尔梅达剧院的舞台。

那时麦斯卡还不知道,他即将迎来人生中的第一个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而舞台剧《欲望号街车》也会让他捧回劳伦斯·奥利弗奖最佳男演员的金杯。

“红得发紫”的烦恼已经在困扰他——《正常人》播出之后,他从籍籍无名的路人甲一夜之间成为全世界的性感偶像,狗仔们疯狂追踪他,小报记者会问令他倍感不适的低俗问题。

《正常人》改编自莎莉·鲁尼的畅销小说,讲述一对爱侣从高中到大学的分分合合。

独树一帜的青春路线、精准细腻的心理刻画让此剧风靡全球,麦斯卡则完美胜任男主人公康奈尔一角,他不但顺利拿到艾美奖的提名,还打败了在《王冠》第四季中扮演查尔斯王子的乔什·奥康纳,拿到了英国电视学院奖的最佳男主角奖。

麦斯卡和康奈尔有太多相似之处:都来自于爱尔兰小镇的平凡中产之家,都热爱并擅长当地的特色运动盖尔足球(麦斯卡甚至还曾在家乡的U21俱乐部担任队长),都毕业于都柏林圣三一学院。

更重要的是,他与康奈尔共享某种内敛的文艺气质。他爱穿白色板鞋,戴棒球帽,喜欢随身带着尼康FM1边走边拍,坚持使用有线耳机,爱用龙涎香调的须后水,沉迷阅读,甚至会为自己的角色而专门创建歌单……

如此细腻敏感的大男孩,他散落在举手投足之间的迟疑、笃定、专注和体贴都与角色同频,准确而迷人。

《正常人》中的多场床戏令无数人为保罗·麦斯卡疯狂。运动员出身的他“脱衣有肉,穿衣显瘦”,散发着健康但又魅惑的青春气息。

他毫不吝啬地在镜头前展露好身材,被网友戏称为“男菩萨”,也被媒体形容为“一脱成名的顶级情欲对象”。

就连他在剧中佩戴的银色项链也变成了流行单品,粉丝甚至开通了名为“康奈尔项链”的Instagram帐号,专门分享各种麦斯卡佩戴小银链的照片,时尚博主也纷纷跟进分析,为什么如此简单质朴的配饰能带来如此惊人的魅力加成。

毫无疑问,麦斯卡是观众缘极佳的鲜肉,但粉丝的空前热情并不能卷走他的睿智和清醒。“我的品味没有改变,”他说,“我不想靠《正常人》的成功大赚一笔,我依然在有针对性地挑选剧本,追随我想合作的导演。”

圣三一里尔戏剧学院的专业训练赋予了他过硬的表演能力,也塑造了他良好的审美取向。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并没有趁着热度出演大角色、挑梁大制作,而是在玛吉·吉伦哈尔的导演首作《暗处的女儿》中出演配角,并接下了A24出品的心理惊悚片《神之造物》。

两个角色,一个温暖明媚,一个扭曲阴暗,他都驾驭得游刃有余。与他合作的奥斯卡影后奥利维娅·科尔曼在采访中不吝赞美之词:“他是个脚踏实地且充满爱心的人。”

《晒后假日》的出现依旧令人意外,1996年出生的麦斯卡居然已经开始演爸爸了!最开始,身边的人都劝他三思:“小心点,别太早演这样的角色,不然你很快就会被定型。”但麦斯卡依旧坚定地挑战了自己。

事实证明,他赌赢了,《晒后假日》在戛纳电影节首映后好评无数,被许多影评人列入自己年度十佳的榜单,也助麦斯卡拿下了奥斯卡提名。

《晒后假日》是夏洛特·威尔斯的导演首作,她把自己与父亲的回忆装进含蓄清新的怀旧影像中。麦斯卡扮演的卡勒姆30岁,却有一个11岁的女儿。年轻的父亲饱受抑郁症的困扰,但仍然竭尽残破的心力为女儿打造完美的土耳其假期。

这是一个非常私人而难于表现的主题,威尔斯分章节撰写剧本,开始选角时,工作繁忙的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把剧本通读一遍,麦斯卡竟来回读了三遍,还通过了要求极为简洁抽象的试镜——“听一首模糊乐队(Blur)的歌曲,抽着烟在厨房跳舞,但又不是真的在跳舞”。

想必那段伴着 Song 2 起舞的录像足够灵动,令导演一眼认定了他。威尔斯在采访中说,她为“发现了一位了不得的人”而感到无比的激动与兴奋。

麦斯卡也没有辜负导演的期许,电影上映后,《》形容麦斯卡的表演如同“在平静而痛苦的深井中淌水”,称他“温柔诠释了角色的复杂性”。

他获得奥斯卡提名可以说是情理之中,但也令人意外——不满30岁,出演独立系导演处女作就能一路杀入决赛圈,这在奥斯卡的历史上实属罕见。

名气傍身,成绩惊人,麦斯卡依旧初心未改,要继续寻找他钟爱的那类“破碎且复杂”的角色。

他敢于在采访中明确表示自己不渴望参与漫威级别的大制作,只因他不想因一纸合约而错过更多出演独立电影的机会:

“我最喜欢的表演是需要某种心理和生理变化的表演。我不希望人们对我的选择感到舒服,也不想要搞出能‘横扫一切’的惊人之作……我和其他人一样喜欢大片,但我认为像《晒后假日》这样的电影要有更多空间。这是电影人在正确方向上迈出的一步,也是一部我非常自豪的电影,它会引起更多人的共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