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4日

在如今这个经济时代,“钱”被看作是创造美好生活的手段,也常常被看作是“安全感”的一种象征。几乎所有人都认同的观点是:有钱人可以有更多的方法实现资产的

然而在巴西却有这么一位贵公子,将其首富父亲留下的巨额财产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方式和速度挥霍干净,并出乎意料地在晚年沦落到了贫民窟中去,靠政府的每月接济度日。千算万算,若热都没算到自己会在人生寿命终结之前提早花完140亿遗产。

1916年,若热·贵诺出生在巴西。他出生时,其家族已经成为了举国上下最富有的家族,但他并不是纯正的巴西人,他的父亲爱德华·贵诺本是一名法国人,由于家庭贫困于19世纪末迁移到巴西谋生,成为了法裔巴西人,并凭借过人的聪慧和胆识赢得了第一桶金,其后数十年爱德华不断努力,完成了资本的积累和迅速扩张,甚至在当时的财经界和政界都具备了不二的声望。

若热的诞生给这个家庭增添了不一样的光彩,爱德华中年得子对其更是疼爱有加,可惜备受荣宠的独生子若热并没有父亲爱德华艰苦奋斗的品格,也没有向其父亲学到什么赚钱的本事,反而成为了当时社会知名的一位花花公子,若热认为:自己需要做的工作就是花钱。若干年后爱德华离世时,给儿子若热留下了20多亿元的资产,折合人民币超过了140亿元。

贪玩成性的若热并没有走寻常路,也压根没想过接班父亲继续经营家族产业,那么这笔家产该如何处置呢?他的计划是:要在自己去世时刚好把这笔钱花光。若热的这一想法起先只是被当作一个玩笑,但他实际上确实是在这样做的,并贯穿了人生的始终。

起先若热还是如之前一样进行社交活动和消费。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年轻的若热受到了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邀请成为了拉美方面的代表,同一期间,他也因此认识了政界和商界的许多大佬级别的人物,正式开始其挥霍无度的生涯。

首先商界的大佬洛克菲勒将他带入了好莱坞,年轻的若热仿佛发现了新世界,觉得此地仿佛天堂一般,很快沉溺在好莱坞的美艳女明星的裙帏之间流连忘返,甚至公开扬言:要追求到世界上所有的美女。这句话听着很荒谬,但是面对如此挥金如土的若热,各路美女前来投怀送抱的自不会少,哪怕若热的身材只有1米62,但只要他拿着一沓沓钞票,娱乐圈便总会有众人追随。

若热从出生至此,从没感受过贫穷的滋味,对于他来说,花钱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从来不会想到挣钱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所有的财富父亲已经创造好了并遗传给自己,若热坐拥巨额财富,时常毫不吝啬地在顷刻间斥资百万,哪怕只为博某位美女一笑。就连当时的玛丽莲·梦露和赫迪·拉尔马等享誉全美的女星都传闻与他有染。

1962年,若热花费百万美元买了一个珠宝首饰打算送给梦露,可惜却传来梦露自杀的消息,他便随手将这礼物送给了另一位美女了,毫不犹豫。此外,若热也曾不问价格地为多位顶级女星购买奢侈的礼物包括传世珠宝、稀世艺术品,其中就包括著名女星拉尔马。

若热此时并没有所谓的“头脑发热”或“糊涂”,他的想法依旧简单清晰,那就是:钱是足够多的。自己的任务就是在活着的时候把钱花完,这才不枉此生。

若热与其父亲显然有截然不同的性格和特点,不仅没有继承父亲的吃苦耐劳、兢兢业业,也没有继承父亲的乐善好施、助人为乐。若热从来没有想过拿这些钱去帮助贫穷的人们,也没有想过要用这些钱财去做些什么事业,他的乐趣似乎只有香车美女、豪宅游艇。

父亲当年因为生活的贫困反而对于生活充满敬畏,反而激发自己奋发进取的上进心,把握住时代的机会创造了空前的巨额财富。而若热却是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压根就没体会过从无到有的过程。于是他便将目标定位成:“向往将钱用在活着的时候,死后不带走一丝多余的金钱,仿佛金钱是人生的一种累赘,不花完便可惜了。”

只是令若热最终没想到的是,自己还没有行将就木,花光140亿的那天却提前到来了。随着若热最后一家公司宣布破产,若热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算错了人生的数学题,金钱的挥霍速度显然快于他生命的消耗速度,这一对比实在是颇具讽刺意味。巨额金钱的有效期反而比真正实实在在的生命更短,不得不感叹一句“钱好像不一定是万能的!”

若热到最后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晚年破产之际,首次感受到贫困生活的面貌,终日享受的后果却是积蓄败光后的流落街头,沦落到了依靠政府救济才能生存的老头儿,而且还是带着自己的儿女一同重新回到,当年父亲爱德华经历过的贫民窟生活。这与若热最初的人生愿望相比,着实令人感到讽刺。

或许金钱在一开始就已经给“使用不当者”的结局定下了基调。每一个企图“凌驾于金钱之上”的人都值得为之警惕。警惕自己成为名义上操纵金钱、实际上却莫名被金钱操纵的傀儡,更要警惕自己因为过分在意金钱的因素,而失去对生命原本的认知和对生活的切身感受。

在若热宣布破产时,整个巴西媒体没有一家为之表示同情或可惜的,他们更多的是表达了对这位花花公子的批评和吐槽。而若热本人直到晚年终于才明白自己年轻时候的荒废无度,并且在临终前仍在忏悔自己一生的所作所为。2004年若热·贵诺由于癌症结束了其充满戏剧性的一生,享年88岁。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若热·贵诺对于人生这场“游戏”的一种玩法,游戏的内容就是“赌一把自己可以在生命耗尽之前花光所有财产,实现财产和生命的双重归零”。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真的只是把巨额财富当作了游戏中的筹码,玩了一场数学游戏,只可惜没有计算好生命和钱财二者的持久度谁更长一些。

不过由此可以看出,将后代教育成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人有多么可怕。有才德的人可以像《行路难》中所说“千金散尽还复来”,而无德无才就算坐拥万金,也只能眼看着它消耗殆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